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大赛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影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www.m31yf.cn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小学生演出红色题材小品剧本《红
护士节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三
国企公司党群题材搞笑小品(员工比
广场舞大妈防骗话剧剧本《城市套
农村大学生村官小品《项目脱贫》
护士节健康建档题材小品剧本《为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院感人舞台情景剧表演剧 4-24
宣传银行的小品剧本,银行营 4-21
乡镇扶贫办主任扶贫干部小 4-18
有关校园不良现象的小品剧 4-17
适合银行行庆快板词,适合银 4-16
学校校园后勤音乐剧剧本《 4-16
搞笑校园小品剧本,校园搞笑 4-15
婆媳之间小品台词,婆媳关系 4-13
7月7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 4-10
与建党建国有关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小品剧本 4-4
校园欺凌相关小品剧本,拒绝 4-3
校园欺凌小品,校园欺凌小品 4-3
党员干部救灾感人音乐剧剧 4-2
6月25日全国土地日小品剧本 4-1
寺院寺庙小品,祈福消灾法会 3-30
有关改革开放的小品,改革开 3-29
红色题材小品,红色主题小品 3-29
发生在小区装修影响居民的 3-28
公务员题材诗朗诵,公务员朗 3-27
妇产科医生超感人小剧本品 3-26
关于家风的情景剧剧本,关于 3-25
6月6日全国爱眼日小品剧本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安全生产月活动主题小品剧 3-21
校园音乐剧剧本,小学校园音 3-20
又搞笑又起到宣传教育正能 3-19
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小学校 3-18
2019建国70周年庆典小品,喜 3-16
小学生音乐剧,适合学生表演 3-15
您当前位置: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 电影剧本 > 古装电影剧本 > 捡了个宝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影剧本-古装电影剧本   会员:乔戈戈v1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4/12 12:08:28     最新修改:2019/4/12 16:45:4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www.m31yf.cn 
捡了个宝
作者:乔戈戈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影剧本、微电影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淡入)

    内景  仅有一张破床的房间(房间一)  白天

    房间几乎漆黑,仅有一丝光亮,光线通过一个馒头大小的通风口照进来。秦萧宇,二十多岁,身着浅色衣物,躺在破旧的床上,翘着二郎腿,双臂交叉放在头下当作枕头。

    “开门?!保ɑ庖簦?BR>
    (开锁声)

    房门打开,房间一下子亮了许多。

    松祺(老大)走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秦萧宇。

    “看你待着还挺舒服的嘛?!?BR>
    (停顿)

    “哟,还挺沉得住气?!?BR>
    (停顿)

    松祺转身,面对门口的人。

    “好好看住他,什么时候开口了再给饭吃!”(喝道)

    松祺退出房间。

    内景  过道  白天

    包集低头锁门。许向东站得笔直,在门的另一侧。松祺又叮嘱一遍。

    “看好了!”

    内景  房间一  白天

    秦萧宇从床上坐起。在房间里踱步。走到墙边,敲了敲通风口下面的墙壁。

    又开始踱步。

    停住。从衣上使劲拉下一块布条来。

    一只手攥住布条。一只手摸兜。眼睛四处寻找,盯住一块小石头。

    秦萧宇(轻声)

    “还缺根笔?!?BR>
    摸兜的那只手停住,捏住一个细长的硬物。嘴角上扬。

    秦萧宇(轻声)

    “哈哈,万物具备?!?BR>
    抽出笔,用舌头舔了舔。把布条铺在床上,蹲在床边。

    书写。

    秦萧宇(轻声)

    “还好不是穿的深色衣服?!?BR>
    捡起地上的小石块,用布条将它包裹起来。

    走到通风口下,又往后退了几步,试图将布条扔出去。

    连续三次,都撞在了墙上。

    “干什么?!保ɑ庖簦?BR>
    秦萧宇

    “凿墙出去呗!”

    “哈哈,哈哈......”(画外音)

    秦萧宇又扔一次,成功。

    外景  街道上  白天

    松祺和包集两人靠着墙。

    突然一团东西从他俩头顶飞出。

    包集(看松祺)

    “老大,你果然料事如神!”

    松祺捡起布条,展开。

    松祺(读字)

    “请交给河西包傻,感激不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日定当回报?!?BR>
    包集

    “哈哈。老大,你太聪明了?!?BR>
    松祺

    ”今、下,呃,一堆看不懂的话,还有画?!?BR>
    包集(看了一眼布条)

    ”这是什么意思?读不通啊?!?BR>
    松祺

    ”看来我们得去会会这个包傻了?!?BR>
    包集

    “老大,你说真有人叫这个名字吗?会不会使诈?”

    松祺

    “去看看再说?!?BR>
    内景  破旧厅堂  凌晨

    四个人。

    松祺身后跟着三个人。秦萧宇走被押在后面两人中间,手被绑在身后。

    松祺

    “搜身!”

    包集在秦萧宇身上摸来摸去。

    几两银子被搜出。包集把银子交给了松祺。

    松祺

    ”关起来!”

    松祺走出房间,后面两人跟着出来。

    秦萧宇

    “行行好,给松个绑呗。反正我这样也跑不出去?!?BR>
    松祺转身看了一眼。

    对包集点点头,包集上前给秦萧宇解开了绳子。

    三人走出去,关上了门。

    (锁门声)(画外音)

    外景  街道  白天

    包集拦住一个老伯。

    包集

    ”老头,这附近有叫‘包傻’的吗?“

    老伯(用手指着右前方)

    ”那个杂货铺有个姑娘叫‘包傻’?!?BR>
    松祺

    ”谢谢你,老伯?!?BR>
    松祺从兜里掏出一块碎银,放在了老伯手中。

    松祺和包集向杂货铺走去。

    包集

    “包傻?!?BR>
    包傻

    “谁?”

    松祺(示意包集)

    ”带走,带走?!?BR>
    包傻

    ”光天化日,想干什么?!“

    松祺掏出布条,递给包傻。

    包傻(接过)

    ”这是什么?“

    松祺

    ”这就得问你了。人家还等着你救命呢。走不走?“

    包傻盯着布条。被包集拉着走。

    包傻

    ”干什么,干什么!“

    包集

    ”你朋友等着你救命呢,你救还是不救?“

    包傻

    ”我哪有什么朋友?“

    松祺

    ”那可真就怪了?!?BR>
    包集仍旧拉着包傻往外走。

    包傻

    ”放手,放手,我跟你们走行了吧,别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

    松祺

    ”松手松手?!?BR>
    包集

    ”包姑娘,请吧?!?BR>
    内景  房间(二)  白天

    房间空空如也。

    包傻

    “我朋友呢?”

    松祺(丢出布条)

    “看看这是什么意思?!?BR>
    包傻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什么意思?!?BR>
    松祺

    “知不知道你说了可不算?什么时候知道了再放你走?!?BR>
    (转向包集,摆手)

    “关门关门?!?BR>
    松祺和包集两人退出房间,锁上了门。

    (画外音)

    “等她敲门了再来叫我?!?BR>
    包傻(嘀咕)

    “今、下——鸭?!鸭蛋?下鸭蛋?什么意思?天呐?!?BR>
    (停顿)

    “河、好、等——这又是什么?画的那么烂,还偏要画画。圆圆的,是银币的意思吗?五十,嗯,难得难得,出现一个词语。五十,着(zhe),还是着(zhao)?云、应、速?!?BR>
    (停顿)

    “今下鸭河好等币五十着云应速?!?BR>
    “今下鸭河好等币五十着云应速?!?BR>
    “今下鸭河好等币五十着云应速?!?BR>
    “今天下午,鸭和河,能是什么?”

    “鸭子,游,对对对,游河,游河。今天下午游河。然后,好?好了?不好不好,我饿了?!保ǘ亲庸竟窘?,包傻摸了摸肚子)

    “到底是哪路朋友,竟这样坑我?”

    “我安安分分,也没得罪过谁呀?!?BR>
    “咚咚咚”(包傻用力敲门)

    “啥事?”(画外音)

    包傻

    “我很饿?!?BR>
    “不管,快告诉我们那段话什么意思,马上给你吃饭?!保ɑ庖簦?BR>
    包傻(委屈)

    “我看不懂啊?!?BR>
    “看不懂就不要吃饭!”(画外音)

    包傻

    “切!”

    外景  街道  傍晚

    一轮圆月,天色渐晚。松祺和严玉两人慢悠悠走在路上,边剔着牙。

    严玉

    “你说那小丫头能行吗?”

    松祺

    “行不行也得行啊?!?BR>
    严玉

    “这父母也有意思,起个这样的名字。保准是个傻子。哈哈?!?BR>
    松祺也大笑。

    严玉

    “没想我们如今还得靠个傻子?!?BR>
    松祺

    “我看这姑娘精着呢。胆子也大?!?BR>
    内景  房间(二)  白天

    包傻坐在地上。

    “嗯,好,不吃就不吃?!?BR>
    将布条铺平放到地上。

    “今天下午游河,河的话,旁边有条花嫁河?;?、好,有什么关系?”

    (停顿)

    “花好月圆,月圆!”

    “今天下午游河,等月圆。所以要在哪里等。这画的是钱币的意思吗?有孔,有孔的话,游河,那是桥咯。等在桥下?”

    “五十,五十是暗号?五——十——五——”

    包傻从地上捡起几块小石头,往门上砸去。

    内景  走道  日

    暖洋洋的阳光正好照在包集身上,包集昏昏欲睡。

    “咚——”

    包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包集

    “姑娘,说了没饭吃,你砸门也没有用啊?!?BR>
    转 房间(二)

    包傻

    “我不要饭,我要纸跟笔。我要写下来?!?BR>
    转  走道

    包集(向许向东投去目光,许向东看守在房间(一)外面)

    “老许,怎么办?老大没吩咐我们给这些东西啊。能给吗?”

    许向东

    “你去问老大啊。老大不是说了敲门就叫他吗?”

    包集

    “可是我得在这看着。走不开啊。要不你去?”

    许向东

    “你傻呀,我不也要看人吗?你去吧,我帮你看一会儿,你快点回来?!?BR>
    包集

    “你怎么不去?”

    许向东

    “谁的人谁去?!?BR>
    包集

    “行行行。好生看着,跑了你可就完了?!?BR>
    (说完,包集赶紧溜了。)

    许向东

    “瞧你那啥样?!?BR>
    内景  房间(三)  日

    (“咚咚”,包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严玉

    “不叫你看人吗?你怎么跑来了?难道那傻姑娘知道了?”

    包集

    “没有,她说她要纸笔?!?BR>
    松祺

    “给她就是。她没有揭开暗号就不要来打扰我?!?BR>
    包集

    “知道了,老大。那个,纸和笔?!?BR>
    松祺从桌上抽出一支笔,沾了些墨,抽了两张纸,一并丢给了包集。

    包集拿着东西赶紧出了房间,奔回看管的房间外,从门缝里把笔和纸丢进去。

    内景  房间(二)  日

    包傻换了个姿势坐在地上??吹街奖?,赶紧拿过来。

    包傻

    “谢了啊,大哥?!?BR>
    外面没吭声。

    包傻在纸上写下“五”和“十”。

    天色渐暗。

    “咕——噜——”

    包傻(嘟哝)

    “哎呀,肚子这么饿,怎么想问题嘛?!?BR>
    包傻起身,敲门。

    “解开了?”(画外音)

    包傻

    “我饿得没有力气了,哪里还能解开这乱七八糟的话?”

    (画外音)

    “等你解开了才能吃饭?!?BR>
    包傻

    “饿晕了,没法想?!?BR>
    “咚咚咚......”(包傻不停敲门。)

    内景  走道  傍晚

    包集(面向许向东)

    “怎么办,许大哥?”

    许向东

    “去问老大?!?BR>
    包集

    “老大让我不要打扰他。要不——你去?”

    许向东

    “想都不要想?!?BR>
    包集

    “可刚刚我去过了,轮到你了?!?BR>
    许向东不理睬。

    包集

    “好吧好吧,我去,你一个人看好?!?BR>
    内景  房间(三)  傍晚

    包集

    “老大?!?BR>
    松祺

    “好消息?”

    包集摇头。

    松祺

    “又怎么了?”

    包集

    “姑娘说要吃饭,饿坏了脑子不能用?!?BR>
    松祺

    “给她一点吃的?!?BR>
    包集

    “我们没有吃的了?!?BR>
    松祺(从荷包里掏出几个碎银——荷包是从秦萧宇身上搜来的那个。)

    “去买几个馒头。你跟向东也买点吃的?!?BR>
    内景  走道  夜

    许向东

    “这趟怎么去这么久?”

    包集走到许向东面前,从怀里掏出了几个包子,放到他手上。

    许向东

    “原来去买吃的了?!?BR>
    包集又走到旁边的房间门口,打开门锁,开了个小缝,将包好的包子递进去。

    包集

    “快点吃完,好解暗号?!?BR>
    包傻瞟了一眼。

    “我不吃包子?!?BR>
    包集

    “你咋这么挑食呢,早知道给你买馒头了?!?BR>
    包傻

    “我不吃包子?!?BR>
    包集

    “包子又怎么得罪你了?”

    包傻

    “我姓包,怎么能吃包子呢?”

    包集

    “怎么就不能吃包子呢?”

    包傻

    “我把姓氏吃掉了,就没有包姓了?!?BR>
    包集

    “我就吃了,我姓包,我也还好好的,有什么关系?”

    包傻

    “你把本性都吃掉了,怪不得这么坏,把我一个无辜的弱女子关在这里,还不给饭吃?!保ㄗ翱蓿?BR>
    包集(站到门口)

    “我就受不了姑娘哭,老许,怎么办???”

    许向东

    “随她哭去呗?!?BR>
    包集

    “你这人怎么这么铁石心肠?”

    许向东

    “那你问问人家想吃啥,去给她买呗?!?BR>
    包集

    “你想吃什么?”

    包傻

    “我要吃烤鸭?!?BR>
    包集

    “烤鸭?!姑娘你胃口真不小?!?BR>
    包傻(开始装哭)

    “要饿死了,饿死了,啊啊啊.....”

    包集

    “停,我给你买??墒俏业那还?,你身上有钱吗?”

    包傻

    “没有?!?BR>
    包集

    “没有钱,怎么买???”

    包傻

    “去找有钱的人要啊?!?BR>
    包集

    “不行!”

    包傻(装哭)

    “啊啊啊……”

    包集把包子放在包傻的旁边,踱步到门口,锁上门。

    “哎,算了,算我怕你了。我去找老大,如果他不给钱给你买,你也只能饿着了?!?BR>
    内景  房间(三)  夜

    松祺和严玉二人各自找一地歪着睡着了。

    包集(轻声,害怕)

    “老大?!?BR>
    没有回应。

    包集(声音大一点)

    “老大?!?BR>
    没有回应

    包集(手推松祺)

    “老大?!?BR>
    松祺晃了晃脑袋。

    “咋?”

    包集

    “姑娘要吃烤鸭?!?BR>
    松祺

    “吃什么?!”

    包集(轻声)

    “烤鸭?!?BR>
    松祺

    “没有?!?BR>
    包集

    “她一直哭着喊着要吃烤鸭。怎么办?”

    松祺

    “她要吃你就给???当这里是什么?”

    包集

    “那她一直哭怎么办?”

    松祺

    “让她哭。滚!”

    包集缩着身子赶紧跑走了。

    包集一溜烟跑到街上,用刚刚剩下的钱买了两个馒头。也只够买两个馒头了。

    内景  房间(二)  夜

    包傻靠在了墙边,包子还放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

    包集(把刚买的热腾腾的馒头递到包傻面前)

    “我去问过了,老大不给钱的。这是馒头,你就将就一下吧?!?BR>
    包傻(接过馒头)

    “谢谢?!?BR>
    包傻(又捡起身旁的包子,递给了包集)

    “你自己也没吃吧。这包子放了一会了,可能冷了,你也将就一下。我刚刚说的不吃包子的事是我瞎编的,你就当个笑话听听就罢。我不吃包子是因为我小时候留下的阴影,跟我姓包没什么关系?!保ㄎ⑿Γ?BR>
    (包集看着包傻,从她手上接过了包子,转身出房间,泪水差一点流出来。)

    包傻刚啃了一口馒头。

    松祺和严玉冲进来。

    松祺

    “包傻,你是不是在耍我们?!我们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包傻

    “我哪敢?我这不是饿了吗,实在是想不动了。这下刚吃到馒头,马上就有力气了。放心,我会尽快解除谜底的?!?BR>
    松祺

    “最好如此。再给你一个小时。现在是九点三刻,到十点三刻要么取谜底,要么取你性命?!?BR>
    严玉跟在松祺后面出了房间。房间又被锁上。

    包傻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盯着纸上的“五”和“十”。

    包傻(声音忽低忽高,偶尔停顿)

    “五是十的一半,一半,十,半个十,十点半?有可能。那就十点半。然后是着,zhe还是zhao还是……zhao的话,点着,云,云是点不着,所以不可能,云,晕,点着,熏晕,有点意思了。应速,我猜就是应速来救我。哈哈,聪明如我。果真这有情有义的包子还是很有用的?!?BR>
    包傻激动地重重砸门。

    “这下子我真解出来了?!?BR>
    包集

    “我去叫老大来?!?BR>
    内景  房间(三)  夜

    严玉

    “马上快十点半了,只剩一刻钟了,要是那傻姑娘解不开,你还真要杀了她啊?!?BR>
    松祺

    “我不过是?;K??!?BR>
    严玉

    “那要真不行,你打算怎么做?”

    (包集推门进来)

    包集(上气不接下气)

    “老大,有了有了?!?BR>
    松祺

    “有什么?”

    包集

    “姑娘说知道暗号了?!?BR>
    松祺(站起)

    “走?!?BR>
    严玉

    “果然吓一吓还是有用的?!?BR>
    内景  走道  夜

    房间(二)门外,包集赶忙从兜里掏出钥匙,松祺和严玉等在一旁。

    “吧嗒——”一串钥匙掉在了地上。

    松祺

    “关键时刻掉链子,快捡起来,开门?!?BR>
    包集赶紧捡起钥匙,找到对的那把,手抖抖索索开门。

    内景  房间(二)  夜

    松祺

    “快说?!?BR>
    包傻

    “今天下午游河。等月圆,在桥下,十点半,熏晕,应速救我出来?!?BR>
    严玉

    “十点半,现在就是十点半呀?!?BR>
    四人一起倒下。

    内景  干净房间  日

    包傻躺在床上,旁边桌上摆着茶水。秦萧宇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她。

    包傻醒来,睁眼??醇叵粲?,赶紧坐起来,拉了被子,包住自己。

    包傻

    “你是谁?我在哪?你想干嘛?”

    秦萧宇

    “我应该先回答哪个问题?”

    包傻

    “所有?!?BR>
    秦萧宇

    “我不是谁,我叫秦萧宇,这是我家,我不想干嘛?!?BR>
    包傻

    “我怎么会在这里?”

    秦萧宇

    “姑娘,你可把我吓死了,我们差点就出不来了?!?BR>
    包傻

    “什么意思?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认识你吗?”

    秦萧宇

    “姑娘,你很喜欢一下子问三个问题?!保ǹ窗笛凵昂?,我一一回答。首先说说,我就随便写写的一段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朋友来救我,你倒好,还像模像样解了出来,误打误撞就猜中了我们的计划。你知道我在你隔壁那个心就怦怦跳,真的要被你吓死?;购媚阃砹艘坏愕??!?BR>
    包傻听着,脸色早变了。秦萧宇一个人自顾自地讲个不停。

    包傻

    “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我?我跟你有仇吗?”

    秦萧宇

    “还有这件事,我也想说说,你说你咋取个这名字。我真的只是随便编了一个名字,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包傻,什么样的父母能给孩子取这样的名字???”

    包傻

    “你自己莫名其妙害了一个无辜的人,还满口数落别人的不是。我叫包傻怎么了,我父母给我取这个名字怎么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侮辱我也就罢了,凭什么也侮辱我的父母?你这种人就是个混蛋!”

    包傻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子,起身就走。

    秦萧宇(才反应自己说话太过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包姑娘,请原谅我这张臭嘴,我真的无心的?!?BR>
    包傻理也不理,径直出了门。

    秦萧宇十分忏愧,刚想追出去,却不见了姑娘的踪影。

    秦萧宇

    “哎,都怪我这张臭嘴?!?BR>
    (停顿)

    “对了,河西?!?BR>
    秦萧宇蹲到狗狗面前,放了一点吃的。

    秦萧宇(摸着狗狗)

    “谁能想到会有人取这样的名字,丢个破布条,也不过是想转移他们视线,拖延拖延时间,也没想到还能害到人家姑娘,还是这么个有味道的姑娘?!?BR>
    狗狗叫唤了两声。

    秦萧宇

    “阿诺,我知道你最懂我,你说我应不应该去找她?”

    狗狗又叫了两声。

    秦萧宇

    “好,我懂了?!?BR>
    说完,就蹭地站起来,出了门。

    外景  河西  日

    秦萧宇像只无头苍蝇,四处张望寻找包傻,顺便在路上买了一只烤鸭。

    秦萧宇(拉住旁边的一位老伯问道)

    “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包傻’的姑娘?”

    老伯

    “有的。诶,这两天怎么找她的人这么多?”

    秦萧宇

    “我是他朋友,不知道她住在哪。我打算去看看他?!?BR>
    老伯(看着秦萧宇手中提溜的烤鸭,摸了摸胡子)

    “就在那前面?!保ㄓ檬种缸乓患移套樱?BR>
    秦萧宇(从兜里掏出几块碎银,放在老伯手里)

    “老伯,买一点酒喝?!?BR>
    秦萧宇一溜烟跑了,老伯还站在原地,看着手中的银两。

    “这小伙子真不错,也不知道包傻是哪来的福气?!?BR>
    大娘(悄然走进,听见了老伯的话)

    “要我说,包傻这丫头也好得很?!?BR>
    老伯

    “这话也是没错?!?BR>
    内景  店铺  日

    店铺里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姑娘。

    秦萧宇

    “姑娘,请问包傻在吗?”

    杨月娥

    “谁是姑娘?姑娘可不在这儿?!?BR>
    秦萧宇

    “大姐,包傻在吗?”

    杨月娥

    “不在。你是哪位?”

    秦萧宇

    “我是他朋友,找她有事?!?BR>
    杨月娥

    “朋友?没听说她有相好的啊?!?BR>
    秦萧宇

    “她在吗?”

    杨月娥

    “我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咋这么啰嗦呢。不是说了不在吗?!?BR>
    秦萧宇

    “那她在哪里?”

    杨月娥

    “我怎么知道,腿长在她身上?!?BR>
    秦萧宇

    “那你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吗?”

    杨月娥

    “不知道?!?BR>
    (刚巧,包傻从侧门进来。)

    杨月娥

    “这不回来了吗,包子,这人说来找你的。我先回去啦?!?BR>
    包傻(看了一眼秦萧宇,又冲杨月娥说道)

    “姐,你先回去吧。哎,等一下?!保ㄋ底?,从秦萧宇手中拿过那只打包好的烤鸭)

    “姐,这你拿回去,跟姐夫孩子一起吃?!?BR>
    杨月娥

    “那谢谢了啊,包子。我真得走了,我得回去做饭了,你们两慢慢聊啊?!?BR>
    杨月娥离开。

    包傻(对秦萧宇)

    “你来干嘛?我认识你吗?”

    秦萧宇

    “你不认识我,抢我的烤鸭干什么?”

    包傻

    “你不是要送给我的吗?”

    秦萧宇

    “那万一我不是送给你的呢?!?BR>
    包傻

    “看你住的那么好,应该不差这点买鸭子的钱吧?!?BR>
    秦萧宇

    “好,那是送给你的。你干啥送给别人?”

    包傻

    “我不爱吃那玩意?!?BR>
    秦萧宇

    “那你昨天一直嚷嚷吃烤鸭?!?BR>
    包傻

    “我高兴?!?BR>
    秦萧宇

    “算了。这次来是郑重跟你道歉的。本来想借烤鸭表达我的歉意的,结果……”

    (看了眼包傻)

    “我错了,包姑娘?!保ǖ屯啡洗恚?BR>
    包傻

    “算了,本姑娘大量,不跟你计较?!?BR>
    秦萧宇

    “谢谢姑娘?!保ㄗ饕荆?BR>
    包傻

    “别整这么文绉绉的,看你这样子,也不像个读书人?!?BR>
    秦萧宇

    “姑娘,瞧你说的这话。哎,是,我不是个读书人,读不了那个?!?BR>
    包傻

    “那我建议你,还是回去多读读书?!?BR>
    秦萧宇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BR>
    包傻

    “好,那再见?!?BR>
    秦萧宇

    “怎么就‘再见’了呢?我还没说完呢?!?BR>
    包傻

    “不是说了要回家好好读书去吗?”

    秦萧宇

    “你是认真的吗?”

    包傻

    “我像爱开玩笑的人吗?”

    秦萧宇

    “那我真就走了。别想我啊?!?BR>
    包傻

    “快走吧?!?BR>
    秦萧宇便走了,一步三回头。

    包傻(嘟哝)

    “油嘴滑舌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也不能被别人抓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危险人物呢?!?BR>
    内景  房间(二)  夜

    一群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房间的门关着。

    包集醒过来。揉了揉眼睛。房间太黑,没有一丝光亮。包集坐起身来,手不小心推到了旁边的人。

    包集(缩回手)

    “呀,还有人啊。这是哪???”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能看见一点景象了。

    包集(推了推身旁的人)

    “老大,老大,快醒醒??煨研??!?BR>
    松祺(睁开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这是哪???怎么这么黑?”

    包集

    “好像是关那姑娘的屋子。我去找根蜡烛?!?BR>
    包集去推门,没有推开。

    包集

    “老大,好像被锁了?!?BR>
    松祺

    “这下有意思了,自己被锁在自己的房间里??烊ピ铱?!”

    松祺最后一声特别大声,惊醒了其余的人。

    被惊醒的那几个人同时说话。

    “这是哪???”

    “怎么这么黑?”

    “什么情况?”

    “怎么了?”

    松祺

    “都起来。去把门撞开?!?BR>
    (黑夜-->白天)

    内景  店铺  早上

    秦萧宇出现在店铺门前。

    包傻刚送走一波客人,记好账,抬头便看见了秦萧宇。

    包傻(轻声)

    “我的天,他怎么又来了?”

    秦萧宇(往包傻走去)

    “我知道,你说,他怎么又来了?”

    包傻

    “你又来干什么?”

    秦萧宇

    “跟你谈合作?!?BR>
    包傻

    “合作?合作什么?”

    秦萧宇

    “我有一张藏宝图。你帮我解开,我就分你二成?!?BR>
    包傻

    “没兴趣。谁知道你的那藏宝图是从哪里弄来的。估计跟人家绑架你有关吧?!?BR>
    秦萧宇

    “有关是有关,可这藏宝图确实是我自己的,他们想从我这里抢走?!?BR>
    包傻

    “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BR>
    秦萧宇(从怀里掏出藏宝图和一封信,把信递给包傻)

    “这两个都是我爹留给我的,先给你看这封信,是我爹写的?!?BR>
    包傻

    “看别人的信不合适吧?!?BR>
    秦萧宇

    “我都同意你看了,就没什么不合适的了?!?BR>
    包傻(接过信并展开)

    “好?!?BR>
    读信(默读)

    “儿子,我给你留了点东西,按着另外那张图去找,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它?!馗辍?BR>
    包傻

    “你爹叫秦戈?你怎么能证明这是他的笔迹?”

    秦萧宇

    “我爹其实叫秦弋,他一般写的潦草看起来就像秦戈。证明的话,我家里有很多他的书信,你都可以拿来比对??次矣忻挥衅??!?BR>
    包傻

    “改天吧,我现在可没空?!?BR>
    秦萧宇

    “所以你是答应跟我合作了?”

    包傻

    “得先确认了笔迹?!?BR>
    秦萧宇

    “好好好,今天下午你有空吗?”

    包傻

    “这么急吗?”

    秦萧宇

    “你也知道,我都被绑架了,好不容易逃出来。谁知道他们下次什么时候行动?!?BR>
    包傻

    “行。下午吧?!?BR>
    (停顿)

    “那你的东西,别人怎么会盯上了你?”

    秦萧宇

    “还不是因为话多。也就说了一回。那天跟朋友在外面喝酒。酒喝多了,话有点多。就跟朋友剃了那么一嘴,谁知道就被别人听了去?!?BR>
    包傻

    “你怎么确定不是你朋友?”

    秦萧宇

    “我们感情很好的。从小混在一起,到现在,二十年了。而且上次也是我那朋友救我们出来的?!?BR>
    包傻

    “哦。那就这样吧?!?BR>
    秦萧宇

    “我吃过午饭来找你?!?BR>
    包傻

    “你在外面等我就行。不然别人老说闲话?!?BR>
    秦萧宇

    “行?!?BR>
    内景  秦宅客厅  日

    秦萧宇欢快地哼着小调回到家。小玉刚好在厅堂插花。

    小玉

    “少爷,这是有啥事这么开心啊?!?BR>
    秦萧宇

    “哈哈。对了,小玉,告诉厨房晚上弄得好的?!?BR>
    小玉

    “少爷,有客人来吗?”

    秦萧宇

    “是呀,贵客?!?BR>
    小玉

    “好的,少爷,我这就去吩咐厨房?!?BR>
    秦萧宇

    “等等,告诉他们都弄点姑娘爱吃的?!?BR>
    小玉

    “少爷,这是有情况了。好的,一定安排好?!?BR>
    秦萧宇

    “去吧去吧。我去书房找点东西,如果有人找我就在书房?!?BR>
    小玉

    “是,少爷?!?BR>
    内景  秦宅书房  日

    秦萧宇在书房里四处翻找。从各处书信里抽出了几封,放在书桌上。

    外景  街道  日

    秦萧宇看见包傻从店铺出来,远远地就迎上去。

    秦萧宇

    “终于出来啦?!?BR>
    包傻

    “走吧?!?BR>
    秦萧宇拉起包傻的手腕就要往前走。包傻立即抽出自己的手。

    包傻

    “干啥呢?”

    秦萧宇

    “我错了,我一时激动就没了分寸,请原谅我?!?BR>
    包傻

    “离我三尺远?!?BR>
    秦萧宇

    “那说话不都听不见了吗?”

    包傻

    “那就别说话了?!?BR>
    秦萧宇看包傻翻了个白眼,便闭嘴不言语。

    两个人保持着三尺的间距,一前一后走到了秦宅。

    站在宅子前,秦萧宇长叹一气:

    “还好这距离不远,不然我就要憋死了?!?BR>
    包傻

    “果然真能有人不说话会死呢。东西准备好了吗?”

    秦萧宇

    “当然,这边请?!保ㄗ鳌搿质?。)

    内景  秦宅书房  日

    秦萧宇从书桌上拿起一沓书信。

    秦萧宇

    “请坐?!保ㄖ缸排员叩牡首樱罢庑┦俏艺业降奈业那妆适樾??!保ń樾乓灰徽箍旁诎得媲?。)

    包傻坐下看信。

    包傻

    “还真的是,你爹这么奇怪,为啥把自己名字写错?”

    秦萧宇

    “我也不懂啊?!?BR>
    包傻

    “好,我答应帮你,我也不需要什么分成?!?BR>
    秦萧宇

    “啊,那我怎么好意思?我应该怎么报答你呢?”

    包傻

    “等我能帮到你再说。万一我也帮不了呢?”

    秦萧宇

    “那也要报答你啊,不然我——”

    包傻

    “你好啰嗦。以后再说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耽误?!?BR>
    秦萧宇

    “好吧,那以后再说,但我一定要补偿你的?!?BR>
    包傻

    “把你的藏宝图拿出来我看看?!?BR>
    秦萧宇从怀里掏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递给包傻。

    包傻

    “你怎么这么相信我?你就不怕我是来骗你的?”

    秦萧宇

    “没关系啊,被你骗我也乐意?!?BR>
    刚好小玉姑娘端着茶水进来,秦萧宇正对着她。小玉默默笑了笑,秦萧宇脸有点红。秦萧宇将脸转到一旁。

    小玉(将茶水放在桌上,摆好茶杯,并倒好茶。)

    “姑娘请喝茶?!?BR>
    包傻(看着小玉,微笑。)

    “谢谢你?!?BR>
    小玉

    “姑娘,我叫小玉。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BR>
    包傻

    “好的,谢谢你?!?BR>
    小玉

    “姑娘,别客气?!保ㄗ蚯叵粲睿吧僖?,你需要点什么吗?”

    秦萧宇

    “不用不用,你先去忙吧?!?BR>
    小玉便出去了。

    包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放下。

    “这是什么?”

    包傻把纸铺在桌子上,纸上画了一条曲折的线:

    秦萧宇

    “我表示看不懂,好像是北斗七星?!?BR>
    包傻

    “北斗七星是什么?我看倒是很像勺子?!?BR>
    秦萧宇(倒吸一口凉气)

    “7颗星星连起来的一条线?!?BR>
    包傻

    “可是确实很像勺子啊?!?BR>
    秦萧宇想反驳,又闭上嘴。

    包傻

    “你看啊?!?BR>
    秦萧宇

    “我都看了很多遍了—”(虽然很不情愿,还是被包傻拉着看了一眼)(顿?。?BR>
    包傻

    “是不是很像?”

    秦萧宇

    “我知道了,是勺子。小时候我和我爹一起做过一个勺子?!?BR>
    包傻

    “在哪?”

    秦萧宇

    “我忘记放在哪里了,因为勺子当时是没做成功,会漏水,所以就没有用过?!?BR>
    包傻

    “小时候的东西,你们都存放在哪里?”

    秦萧宇

    “我房间里有个大箱子专门存放以前的东西?!?BR>
    包傻

    “去看看。说不定在箱子里?!?BR>
    秦萧宇(点头。走在前面带路)

    “这边?!?BR>
    内景  秦少卧室  夜

    秦萧宇打开房间的柜子,推开一堆衣服,将一个箱子端出来放在地上。箱子锁上了。

    包傻

    “这里都是啥宝贝,还锁上了?!?BR>
    秦萧宇

    “这你就不懂了,这里面满满都是回忆,很珍贵的?!?BR>
    包傻

    “好好好,是我不懂??齑蚩??!?BR>
    秦萧宇

    “我想说,钥匙丢了?!?BR>
    包傻(声音较大)

    “秦萧宇,你自己玩吧。我可没心情陪你找这找那。我得走了?!?BR>
    秦萧宇

    “行,这钥匙我自己找。别激动。你看天色已晚,先吃了晚饭,我送你回去?!保ǹ窗盗成白?,吃饭、吃饭?!保ㄍ谱虐低米撸?BR>
    内景  秦宅厅堂  夜

    桌上摆好了饭菜,满满一桌,还冒着热气。小玉和一个丫鬟雨朵站在桌旁。秦萧宇朝她两摆摆手,两个姑娘便退下了。

    秦萧宇领着包傻坐下。

    秦萧宇

    “看看这些你喜欢吗?尝尝合不合口味?!?BR>
    包傻

    “真浪费,我们两个人怎么吃得掉?”

    秦萧宇

    “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所以就多准备了点?!?BR>
    包傻(起身,指了几道菜)

    “把这几个端去给你们家那些姑娘吃吧。太多了?!?BR>
    秦萧宇

    “好?!保ㄗ碜?,喊道)“小玉?!?BR>
    小玉应声就出现了,带着刚刚那个丫鬟。

    秦萧宇

    “你们把这几道菜端去吃?!?BR>
    小玉

    “少爷,这,不太合适吧?!?BR>
    包傻

    “没啥不合适的,你们快端去吃,不然就凉了,不好了?!保ㄋ底啪妥约憾鹗掷矗?BR>
    小玉

    “姑娘,你放着,我们来?!保ǘ杂甓涫疽猓?BR>
    包傻

    “这就对了嘛?!?BR>
    秦萧宇看着包傻,眼神更温柔了。

    小玉和雨朵端了几盘菜走了。

    雨朵凑到小玉耳边:“姑娘对我们真好?!?BR>
    小玉笑。

    外景  秦宅院子  夜

    吃完饭,包傻准备回家。

    秦萧宇

    “要不你晚上就住在我这里吧,客房都已经收拾好了?!?BR>
    包傻

    “不合适?!保ㄓ锲岫ǎ?BR>
    秦萧宇

    “行,听你的!那我送你回去?!保ㄇ叵粲钭急附谐捣颍?BR>
    包傻

    “我喜欢走一走?!?BR>
    秦萧宇

    “那走着?!?BR>
    四个黑影偷偷跟在两人后面。

    外景  包家门外  夜

    院墙有点脱落,门把手也坏了半边。

    秦萧宇四下打量房屋。

    包傻

    “嘿嘿嘿,看够没?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很破旧了,我知道?!?BR>
    秦萧宇

    “我可以叫人过来修葺一下?!保砩嫌旨右痪洌叭绻阈枰??!?BR>
    包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好吧,我要进去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BR>
    秦萧宇

    “明天见?!?BR>
    包傻

    “明天不用来接我?!?BR>
    秦萧宇

    “你不会不来了吧?”

    包傻

    “放心,我说话算数?!?BR>
    秦萧宇

    “好,明天见。你先进去吧?!?BR>
    包傻推开门进去了。

    几个黑影从四周冲上来,围住了秦萧宇。

    秦萧宇

    “又来这套?上次睡得不够好是吗?”

    松祺

    “走吧?!保ɡ洗笾噶艘桓龇较颍?BR>
    秦萧宇

    “看来我得找几个打手了?!?BR>
    松祺

    “现在晚了,别啰嗦,快走?!?BR>
    秦萧宇

    “哎,我说要不你们给我做打手吧,管吃管住,总比你们现在这样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好?!?BR>
    严玉

    “你说什么?!”

    秦萧宇

    “我可是认真的,要不先去我家看一看,环境如何,再做决定?!?BR>
    包集和老许两人对视一眼,有些心动。

    秦萧宇

    “放心,我不会克扣工钱的,每月底结?!?BR>
    包集

    “老大,我看挺好的,要不我们就去看看情况?!?BR>
    许向东

    “老大,我觉得可行?!?BR>
    严玉

    “你可别听他们的?!?BR>
    秦萧宇

    “有酒~有肉~”

    包集

    “老大——”

    松祺瞪了一眼包集。

    秦萧宇

    “我家里的那些姑娘长得都很好看又温柔的哦?!?BR>
    没有人回应,各自思忖着。

    秦萧宇

    “要不今晚去我们歇息一晚,明天再做决定?!?BR>
    严玉

    “要是你跑了我们上哪找你去?”

    秦萧宇

    “要是不放心,就留两个人守在我房门外不就好了,总不能我还穿墙跑了吧?!?BR>
    (一一打量了四人的眼色)

    “那就这样吧,我家也到了,进还是不进?”

    (安静)

    松祺

    “我们考虑考虑?!?BR>
    秦萧宇

    “那进来考虑吧?!?BR>
    包集首先跟着秦萧宇进了院子。

    老许看了一眼松祺,松祺微微点了头,一行几人全部进去了。

    秦萧宇(在一间客房面前停住,推开门)

    “你们今晚就住这里吧,两张床,两个人睡,两个人监视,正好?!?BR>
    (继续走,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是我的卧室,今晚我就睡在这里。好了,各位,我先睡了,你们慢慢考虑?!保ń宋?,随手关上了门)

    剩下四个人,站在门外,松祺被其余三个人盯着,却没有注意到?;乖谙胱鸥崭战攀蔽抟饧淇吹降哪歉龉媚?。

    包集

    “老大?!?BR>
    松祺(回过神来)

    “你们两先守着,我和严玉先睡觉,你们下半夜来叫我们,换守?!?BR>
    说罢,松祺同严玉两人朝刚刚看过的房间走去。

    半夜,包集和老许两人强撑着沉重的眼皮。

    许向东

    “时间差不多了吧?!?BR>
    包集

    “我去叫他们?!?BR>
    内景  客房  夜

    包集推了推躺着的松祺。

    包集

    “老大,醒醒?!?BR>
    松祺没有动。

    包集又重重推了一下。

    松祺

    “别烦我。老子还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

    包集不敢再推,又困得睁不开眼,挤在老大的床上,干脆也躺下了。

    许久,老许都没见人回来。

    许向东不耐烦,也朝那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只见三个人都躺在床上,呼噜声此起彼伏。把严玉往一边推了推,和衣躺下。

    (黑)

    (天色渐渐亮起来)

    秦萧宇起床穿衣。小玉、雨朵等人在旁服侍着。

    秦萧宇

    “小玉,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小玉

    “少爷,那几个人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四仰八叉的,你去看看,好玩着呢?!?BR>
    秦萧宇

    “我就不看了。你待会去把他们叫醒,洗把脸,带他们来厅堂见我?!?BR>
    小玉

    “好的,少爷?!?BR>
    秦萧宇

    “对了,也给他们准备一点早饭?!?BR>
    外景  客房门外  日

    小玉和一个男丁立在客房门外。

    小玉

    “你去把那几个人叫醒?!?BR>
    那男丁推开门进去,喊道

    “起床了起床了”(画外音)

    四个人睡眼惺忪,出了房间。

    松祺又见到昨晚看见的那个姑娘。躲在那三个人的身后,揉了揉眼睛,用衣袖擦了擦脸。

    小玉

    “快去洗把脸,少爷要见你们?!?BR>
    内景  秦宅厅堂  日

    秦萧宇坐在桌前吃饭。小玉带着四个人进来。

    秦萧宇

    “哟,各位昨晚睡得还好吗?”

    包集(抢着回答)

    “非常好?!?BR>
    秦萧宇(看松祺)

    “考虑的怎么样?”

    松祺

    “先试试?!?BR>
    秦萧宇

    “好,那就这么定了?!保ǔ逍∮瘢靶∮?,那以后这几个人就归你管了,有啥活就安排他们?!?BR>
    秦萧宇离开了厅堂。

    松祺盯着小玉,一动不动。

    小玉

    “你们先吃了早饭,才能有力气。今天可有很多活要干呢?!?BR>
    四人急忙忙吃早饭。

    “待会呢,你们就先把你们睡得狗窝似得房间好好擦洗一番。你们以后就不睡在这房里,有另外安排的房间。床小一点,但一个人睡也是足够的了。我们这里是四个人睡一个房间,你们刚好四个人,就安排你们睡一屋了。但是呢,你们和其他人也要搞好关系,以后也好相处?!保ㄍ6伲?BR>
    “好啦,先这样,去打扫屋子吧?!?BR>
    小玉转身离去。

    松祺盯着小玉渐行渐远的背影,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

    “老大?!卑屏艘幌滤伸?。

    松祺(眼睛才从那消失不见的背影移开,看向别处)

    “开始干活呀!”

    包集

    “小玉长得真俊?!?BR>
    松祺(瞪眼)

    “小玉也是你能叫的吗?”

    包集

    “哟哟哟,不能不能,我错了?!?BR>
    松祺

    “干活!”

    内景  秦宅客房  日

    严玉(倚在门边)

    “松,你甘心就这样吗,做一个奴隶?”

    松祺看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包集

    “我觉得挺好的,这里的人看起来都挺好的呀?!?BR>
    严玉

    “你才见过几个人,又见过几面?你怕不是被人家姑娘的美貌给招了魂去了吧?!?BR>
    包集

    “你这人就是不知足?!?BR>
    许向东

    “我也觉得还可以吧,总比之前风餐露宿的好呀?!?BR>
    包集

    “拿正经的钱,心里也踏实?!?BR>
    严玉(作势要动手)

    “你什么意思?”

    许向东(拉住严玉)

    “你别听他的,他说的话傻里傻气的,别和他计较?!?BR>
    严玉从老许手中挣脱,自己往院子走了。

    松祺

    “行!气走一个。你能把他的活也干了吗?”

    包集

    “干就干!”(拿起身边的扫帚重重地扫起地来)

    许向东

    “老大,你干啥?”

    松祺

    “我应该干什么?”

    许向东

    “你歇着、歇着,我也干两份?!?BR>
    松祺

    “行,我去打点水来?!保熳磐白呖?。)

    许向东

    “包子,看来以后这些活都得我们两人干了?!?BR>
    包集不说话,还在生闷气、低着头扫地。

    许向东

    “你别给人家地扫坏了。你赔得起吗?”

    听见这话,包集把扫帚一扔,又去擦桌子了。

    许向东

    “得,你还没完了?!?BR>
    内景  秦宅书房  夜

    房里亮着灯光,秦萧宇在书房踱步。

    秦萧宇(自言自语)

    “怎么这时候还没来?不会不来了吧?”

    (敲门声)

    小玉

    “少爷,包姑娘来了,我带她进来吗?”

    秦萧宇赶忙上前打开了门,说道:

    “进来进来?!?BR>
    (包傻进了屋)

    秦萧宇

    “包姑娘——”(被打断)

    包傻

    “哎呀,别这样叫我,听着都难受?!?BR>
    秦萧宇

    “那怎么称呼你?”

    包傻

    “叫我名字,或者像别人那样,叫我‘包子’?!?BR>
    秦萧宇

    “不成,这屋里已经有个‘包子’了。我给你取个”(停顿)

    “傻子?!?BR>
    包傻

    “你说你是不是过分了啊?!?BR>
    秦萧宇

    “是是是。过分了过分了,还请傻姑娘见谅?!?BR>
    包傻

    “秦萧宇,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还找不找宝藏了?”

    秦萧宇

    “我真的错了?!保ㄒ×艘“档男渥樱?BR>
    包傻

    “还有,别动手动脚的?!?BR>
    秦萧宇(放开包傻的衣服)

    “遵命!”

    包傻

    “你的锁开开了吗?”

    秦萧宇

    “砸开了?!?BR>
    包傻

    “东西呢?”

    秦萧宇拿起桌上的一个勺子。

    “这就是我小时候做的那个勺子,漏水的?!?BR>
    包傻

    “你干嘛老强调‘漏水’?”

    秦萧宇

    “我强调了吗?”

    包傻

    “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也没有刻字、没有图案?!?BR>
    秦萧宇

    “难道不是勺子?”

    包傻

    “除了会漏水,就没啥特别的?那你们干嘛不丢掉重新做一个新的?”

    秦萧宇

    “我爹说,要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而且留着它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提醒:做事一定不能马虎了事?!?BR>
    包傻

    “提醒到你了吗?”

    秦萧宇

    “好像我早就忘了这事,要不是因为找它,也想不起来这些了?!?BR>
    包傻

    “愧疚不?”

    秦萧宇拿着勺子,盯着它看了许久。

    秦萧宇

    “还真想我爹了?!保ㄑ劬ξ⒑欤?BR>
    包傻手足无措。

    包傻

    “要不我先回去?”

    秦萧宇

    “对不起,我......”

    包傻

    “没事,我理解?!?BR>
    秦萧宇

    “那我送你吧?!?BR>
    包傻摇头

    “我自己就可以?!?BR>
    包傻打开书房门。

    刚好包集、老许从旁边走过。

    包傻吓得又关上了门。

    “什么情况?”

    秦萧宇(笑)

    “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哈哈”

    包傻

    “他两怎么在这里?”

    秦萧宇

    “不只他两,还有两个呢?!?BR>
    (看着包傻一脸的不理解,又接着解释道:)

    “现在他们是我宅里的人了,他们现在给我做事了?!?BR>
    包傻

    “你是不是傻?把这么危险的人放在自己身边?!”

    秦萧宇

    “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BR>
    包傻

    “我是名字傻,你是人傻?!?BR>
    秦萧宇

    “要不我让他两送你回去?”

    包傻

    “算了算了。我自己走?!?BR>
    秦萧宇

    “看玩笑呢。走吧,我送你?!?BR>
    秦萧宇又把关上的门重新打开。

    包集还在外面。

    包集

    “秦少爷,我可以跟包姑娘所句话吗?”

    包傻

    “说啥???”

    包集

    “包姑娘,谢谢你?!?BR>
    包傻

    “谢我什么?又不是我给你活干、收留你?你不是应该谢谢秦少爷、而不是我吗?”

    包集

    “对。我忘记谢谢秦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了?!保ㄗ蚯叵粲睿毙恍荒?,秦少爷,谢谢你收留我们?!保ㄓ置嫦虬担鞍媚?,谢谢你教我好好做人?!?BR>
    包傻才想起之前说过的话,对包集的态度也认真起来

    “你有姐姐吗?”

    包集(摇头)

    “我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没有姐姐,爹娘几年前也都过世了?!?BR>
    包傻

    “以后,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姐姐’吧?!?BR>
    包集(感动)

    “真的吗?!太好了。我有姐姐了,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你?!?BR>
    包傻

    “叫我什么呢?我怎么没听见?!?BR>
    包集

    “姐!”

    包傻

    “以后我两就相依为命了,弟弟?!?BR>
    包集

    “姐?!?BR>
    包傻

    “别傻站着了,去忙你自己的去吧??杀鸶茄Щ盗??!?BR>
    包集

    “好的,姐。我明白?!?BR>
    秦萧宇看着明明笑得很快乐的包傻,心里却对她心疼起来。

    外景  街道  夜

    秦萧宇和包傻肩并肩走着。

    秦萧宇

    “你没有家人吗?”

    包傻

    “没有啊,我从小是被姑姑照看长大的,但姑姑身体一直不好,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过世了?!?BR>
    秦萧宇

    “那后来谁照顾你?”

    包傻

    “我自己照顾自己?!?BR>
    秦萧宇

    “以后我来照顾你?!?BR>
    包傻

    “我跟你无亲无故的,你干嘛照顾我?”

    秦萧宇

    “我,我......”

    包傻

    “你什么你?我现在过得挺好的,也不用人照顾。我看倒是你才需要人照顾呢?!?BR>
    秦萧宇

    “那你照顾我吧?!保ㄇ赝芽诙觯?BR>
    包傻(脸微微泛红,但月光不够明亮,也看不出来)

    “多大的人了。好好照顾自己吧?!保ㄋ祷暗氖焙?,包傻是对着地面的)

    秦萧宇

    “哈哈,我说什么呢?!?BR>
    (到达包傻的住处)

    包傻

    “那我回去了?!?BR>
    秦萧宇(有点后悔刚刚脱口而出的话)

    “明天,你还来吗?”

    包傻

    “去,我还要去看我弟弟呢?!?BR>
    秦萧宇(又开心起来)

    “好,我等你。早点休息?!?BR>
    包傻

    “你路上小心?!?BR>
    包傻(准备推门,又转身。)

    “对了,你那个勺子是用什么装着的?“

    秦萧宇

    ”一个盒子?!?BR>
    包傻

    ”什么样的盒子?盒子呢?“

    秦萧宇

    ”很重要吗?“

    包傻

    “可能是个线索?!?BR>
    秦萧宇

    “啊,我扔掉了?!?BR>
    包傻

    “你怎么那么喜欢扔东西呢?说不定有线索呢?!?BR>
    秦萧宇

    “我特意检查了,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就随手丢了?!?BR>
    包傻

    “哎——算了?!保ㄍ泼沤ィ?BR>
    外景  走廊  日

    松祺和包集检查着各个房间的门窗。松祺看到书房门边有个盒子,捡了起来。

    包集

    “老大,你在地上找什么?”

    松祺(把盒子塞进衣服)

    “我看看有没有虫子什么的?!?BR>
    包集

    “老大,你想的真仔细?!保ㄍ6伲岸粤?,老大。你还记得我们上次抓的那个姑娘吗,就是和秦少爷一起抓住的那个?!?BR>
    松祺

    “哦,那个傻姑娘,怎么了?”

    包集

    ”她现在是我姐姐了?!?BR>
    松祺

    “怎么就成了你姐姐了?”

    包集

    “人家心肠好呗?!?BR>
    松祺

    “哦,你先顶我一会,我去一下茅厕?!?BR>
    包集

    “老大,你又想溜了吧?”

    松祺没有回答,就走开了。

    内景  仆人卧房  日

    松祺看房间里没人,赶紧把门关上。掏出盒子,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又拿手去摸盒子内部。发现一个夹层,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松祺将纸展开,发现上面有字和一个花瓣的图样。松祺先看了文字内容,又找了纸笔将图样临摹下来。然后又把纸折好放回夹层。关上盒子,又藏进衣服??懦鋈?。

    内景  走廊  日

    松祺刚想把盒子放回原处,刚好秦萧宇走过来。

    松祺

    “少爷,刚刚我们检查门窗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盒子。这是你的吗?”(将盒子递到秦萧宇面前)

    秦萧宇(接过盒子)

    “对,是我的?;购帽荒慵竦搅?,谢谢啊?!?BR>
    秦萧宇拿着盒子进了书房。

    内景  书房  日

    秦萧宇和包傻端坐桌前,面前都摆了茶。

    秦萧宇(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包傻)

    “你说的没错,盒子里果然有东西,是我疏忽了?!?BR>
    包傻接过纸,打开,读字:

    “萧宇,还记得我们一起做勺子的时候我告诉你的话吗?谨记,不忘初心。做事千万认真,不能马虎。但也不要事事追求完美,缺陷也是另一种美?!?BR>
    (略停顿)“还有一个图样,这是花瓣吗?”

    秦萧宇

    “是海棠花花瓣?!?BR>
    包傻

    “这次怎么这么肯定?”

    秦萧宇

    “带你看个东西?!?BR>
    包傻跟在秦萧宇旁边走着。

    秦萧宇

    “我爹最爱两样东西:一是读书,另外便是他的海棠花了?!保ㄍ瓶簧让牛?BR>
    包傻

    “哇,真美。原来你们秦宅里还有个这么美丽的小园子?!?BR>
    秦萧宇

    “这是我爹的心爱之物?!?BR>
    包傻

    “你爹留下海棠花瓣的图案,是想把我们引到这里?!?BR>
    秦萧宇

    “花盆地下,花盆底下可能有东西?!保ㄋ祷坝械慵ざ?BR>
    包傻

    “我怕你要说花盆里面呢?!?BR>
    秦萧宇

    “我爹那么爱花,怎么舍得动它们?!?BR>
    包傻

    “吖,变聪明了嘛?!?BR>
    秦萧宇

    “怎么听着你这话很奇怪呢?”

    包傻

    “夸你吖?!?BR>
    秦萧宇

    “怕是奚落我呢?!?BR>
    包傻

    “我哪敢?!?BR>
    两人边说着话便一个个检查花盆底来。

    秦萧宇端起一个花盆。

    包傻

    “这底下有东西?!保ㄋ底?,伸手去摸,掏出被压得平整的布条)

    包傻打开布条,又一层层打开纸。

    秦萧宇

    “我爹干嘛包那么多层?”

    包傻

    “你怎么经不起夸呢?这隔三差五就要浇水的,不多包几层,这纸不早就碎了嘛?”

    秦萧宇

    “你咋这么聪明呢?”

    秦萧宇接过最后一层写了字的纸,开始读:

    “希望你没有扒土——啥,不看了,拿走拿走?!保ò阎教跤秩拥桨凳稚希拔业娴墓至??!?BR>
    包傻

    “你爹很了解你啊?!笨粗教?,读字:

    “萧宇,帮我好生照看这园子,对待这些花草一定要有耐心,记得时??纯此?,它们也是能感受到你的关系和爱护的。萧宇,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爱海棠花吗?这可是我和你娘的定情之花。我们走了,一定要帮我们好生照看着。他日你若是觅得佳偶,也别忘了好好呵护她、关爱她?!?BR>
    秦萧宇脸莫名就红起来。

    包傻

    “你咋脸红了?”

    秦萧宇

    “切,谁脸红???太热了?!?BR>
    包傻

    “热吗?”

    秦萧宇抢过包傻手上的纸?!白吡?,回去喝茶吧?!?BR>
    包傻

    “是是是,你是老大,你说了算?!?BR>
    包傻跟在秦萧宇后面满满走出园子。

    内景  书房  傍晚

    包傻

    “你爹可真是为你操碎了心。你每天不用做事吗?“

    秦萧宇

    “做什么事?”

    包傻

    “所以你就吃老本吗?”

    秦萧宇

    “我爹留了一家店铺给我?!?BR>
    包傻

    “哦?!?BR>
    秦萧宇

    “线索好像又断了?!?BR>
    包傻

    “我不觉得,我觉得你爹留给你的所谓‘宝藏’就在他给你留的那些字里?!保ㄍ6伲安还膊慌懦褂懈嗬嗨频闹教??!?BR>
    秦萧宇

    “还有?”

    包傻

    “海棠花,还有没有别的含义,或者别的与海棠花有关的东西?”

    秦萧宇

    “有,荷包。我娘给我爹绣的荷包,上面绣了一朵海棠花?!?BR>
    包傻

    “荷包呢?”

    秦萧宇

    “丢了?!?BR>
    包傻

    “又丢了?!你怎么什么东西都不会好好保管呢?”

    秦萧宇

    “我本来是天天随身佩戴的??赡苁侵八亲ノ夷谴闻?。就是在那之后发现不见了的?!?BR>
    包傻

    “可能里面没什么。毕竟你每天都用,如果有什么你应该能发现。不过——也不一定?!?BR>
    (镜头切到书房外)

    松祺耳朵紧贴着窗户,嘴角渐渐浮起笑容。

    内景  仆人吃饭间  夜

    一群人围坐在桌旁吃饭饭。

    许向东

    ”老大呢,不吃饭吗?”

    包集

    “谁知道去干嘛了。每天都神出鬼没的,什么活都丢给我们两个?!?BR>
    小玉走过来。

    小玉

    “咦,松祺呢?他不吃饭吗?”

    包集

    “哦,老大有点不舒服?!?BR>
    小玉

    “没事吧?”

    包集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BR>
    小玉

    “那你们慢吃,不打扰了。今晚早点休息,明早早起有活?!?BR>
    包集

    “好的,小玉姑娘?!?BR>
    内景  破旧厅堂  夜

    松祺点着蜡烛在地上四处寻找。角落有个荷包,上面明显被人踩过。

    松祺捡起荷包,拍拍灰尘,上面绣着一朵海棠花。松祺拉开荷包口子,将荷包的内里翻出来,什么也没有,上面也没有字或者图案。

    松祺(轻声)

    “奇怪?!?BR>
    松祺将荷包放进衣服。出了屋子。

    皎白月光照在松祺身上。路上行人稀少。松祺走的很慢。

    松祺走着走着,又从此衣服里掏出那个荷包??戳艘谎?,又将手放下,摸着那个海棠花。

    突然停下脚步,又抬起那只拿着荷包的手,放到面前。

    松祺

    “有字?!保ǘ粒敖岱⑽蚱?,恩爱两不疑?!?BR>
    松祺继续走路。

    “还挺浪漫。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个她?”(停顿)

    “要是能娶到她多好?!?BR>
    内景  仆人卧房  清晨

    许向东出了门,包集还在穿衣,松祺刚从床上坐起。

    包集

    “老大,你昨晚做梦了?你梦见谁了?”

    松祺

    “没有?!?BR>
    包集

    “我都听见了,是不是小玉姑娘?”

    松祺

    “别瞎说?!?BR>
    包集

    “我瞎说了吗?”

    松祺

    “赶紧洗漱,就你话多!”

    松祺穿好衣服,从卧房出来,走到院子里,找了个落叶较多的地方将荷包丢下。

    外景  山上  日

    一群人爬山,山不高。

    包集

    ”我们一大早来爬山干什么?“

    小玉

    ”今天算是我们的半个休息日,这一天我们一般都要来爬山,这还是以前老爷定下的规矩?!?BR>
    包集

    “这么奇怪的规矩?!”

    小玉

    “如果你不想爬山,也可以去别的地方。大家都是自由活动,只是我们觉得爬爬山玩一玩也是挺好的,便把这习惯一直延续下来了?!?BR>
    包集

    “挺好挺好,我也觉得爬山挺好?!?BR>
    雨朵

    “我们打算去采点果子。你们可以跟他们一起去抓野鸡什么的?!?BR>
    说完,小玉挽着雨朵的胳膊朝一个方向走了。

    包集看了一眼松祺。然后也跟在小玉她们后面。

    包集

    “我跟你们一起,我可以爬树?!?BR>
    松祺也跟着小玉他们。

    包集

    “老大,你能干什么?”

    松祺没有答话。

    雨朵

    “他可以看着你爬树。哈哈?!?BR>
    小玉也笑了。

    包集

    “算了,小玉姑娘、雨朵姑娘,你们两就在这平地找个地方歇着吧,我和老大去找点果子来?!?BR>
    雨朵

    “好呀,那我们就不走了?!?BR>
    雨朵待着小玉找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下了。

    包集和松祺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包集

    “老大,你看这里的姑娘长得都好看?!?BR>
    松祺

    “你这是看上哪个了?”

    包集

    “我看上人家有什么用,也得别人看上我呀?!?BR>
    松祺

    “所以是哪个?”

    包集

    “她们都好。我更喜欢雨朵那样的?!?BR>
    松祺(稍稍松了口气)

    “挺好的啊?!?BR>
    包集

    “我看的出来,老大,你是不是喜欢小玉?”

    松祺给了包集一个狠狠的眼神。

    包集

    “好,当我没说?!?BR>
    松祺

    “喜欢人家,就待人家好点,多攒点钱,给人家买点东西?!?BR>
    包集

    “老大,我知道。我现在这不都攒着了嘛?!?BR>
    松祺和包集两人继续走着。(背影)

    (镜头切至小玉和雨朵处)

    小玉和雨朵两人坐在石头上、背靠着背。

    雨朵

    “小玉,我觉得他们那老大长得真帅气啊?!?BR>
    小玉

    “怎么,对他有意思???”

    雨朵

    “没有,虽然长了张好看的脸,可是他老板着个脸,没意思,不喜欢?!?BR>
    小玉

    “那你喜欢哪个?”

    雨朵

    “没有啊?!?BR>
    小玉

    “我怎么觉得你对那个包包有意思呢?”

    雨朵

    “哪有?”

    小玉

    “你说你以前,有男人说要跟咱两一起,你就不乐意。现在怎么又乐意了?”

    雨朵

    “看心情咯?!?BR>
    小玉

    “切,还嘴硬。别说,那个包包人还不错。你知道吗,他还跟包姑娘认了姐弟呢。以后包姑娘要是进了秦家,那包包的日子不知多舒服呢?!?BR>
    雨朵

    “是吗,还有在这回事呢?!?BR>
    小玉

    “是啊,我也是刚巧碰到了、听见了。我可谁都没告诉,你也别瞎传啊?!?BR>
    雨朵

    “放心,我明白的?!?BR>
    小玉

    “包姑娘这人真不错?!?BR>
    雨朵

    “是啊,对我们可热情了。只是她爹娘怎么给取了个那样的名字呢?!?BR>
    小玉

    “确实很奇怪,不过也可能是有什么苦衷呢?!?BR>
    外景  秦宅院子  日

    田伯院中扫着树叶。他并没发现荷包。将树叶和荷包扫在了一起,用一个大袋子装走了。

    内景  田伯家中  日

    大娘坐在桌前缝补,田伯走进来。

    田伯(一只手放在身后)

    “老伴,给你看个东西?!?BR>
    田伯老伴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田伯(将背后的那只手伸出来)

    “看——”

    田伯老伴(用手拿起荷包)

    ”好精致的荷包,这绣的花真好看。就是有点脏了。哪里来的?”

    田伯

    “我捡的?!?BR>
    田伯老伴

    “这洗一洗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保ㄓ侄⒆藕砂匆蝗Γ蔽夷萌ハ匆幌??!?BR>
    田伯点点头。

    田伯老伴

    “等等,你从哪里捡的?”

    田伯

    “秦宅的院子里,我扫树叶时捡到的?!?BR>
    田伯老伴

    “不行,那你的赶紧还回去。秦家一直对我们都很体贴,咱不能占这点便宜??旄思一够厝?。万一对人家很重要呢?”

    田伯(摸了摸胡子)

    “行。我还回去。不过你还是先给洗洗,我再送过去?!?BR>
    田伯老伴

    “也对,那我还是先去洗洗?!?BR>
    内景  秦宅厅堂  日

    秦萧宇坐在桌旁,好像是想事情。

    田伯进来。

    田伯

    “秦少爷?!?BR>
    秦萧宇

    “田伯,您怎么来了?”

    田伯

    “我昨天来这边扫树叶的时候捡到了这个荷包,想问是不是少爷的?!?BR>
    秦萧宇(站起,拿过荷包)

    “是我的是我的,我一直在找它呢,太好了太好了,谢谢您,田伯,多亏您捡到了?!保ㄓ置嗣砂疤锊?,您快坐。小玉——“

    小玉姑娘进来。

    秦萧宇

    “小玉,装两只烤鸭过来,给田伯带着?!?BR>
    田伯(起身)

    “秦少爷,你太客气了,不用的?!?BR>
    秦萧宇(扶田伯坐下)

    “田伯,您别客气,带回去给孙儿吃。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您坐一会,休息一下?!保ㄗ蛐∮瘢昂煤谜写锊??!?BR>
    秦萧宇快走着出了门。

    小玉

    “田伯,您先坐一会,我去后面拿烤鸭?!?BR>
    田伯

    “好,谢谢小玉姑娘?!?BR>
    小玉姑娘走开。

    田伯

    “老伴说的没错,秦少爷人太好了。真是惭愧啊我?!?BR>
    外景  街道  日

    包傻正从店铺里出来,抬头刚好看见了秦萧宇。

    包傻

    “你怎么来了?”

    秦萧宇(掏出荷包)

    “看——”

    包傻

    “怎么找到了?”

    秦萧宇得意地笑。

    包傻

    “这次又是在哪找到的?”

    秦萧宇

    “树叶里?!?BR>
    包傻等他继续说下去。

    秦萧宇

    “被我家扫树叶的老伯捡到了,还好老伯给我换回来了,要是别人捡到,说不定会怎么样呢?!?BR>
    包傻仔细检查着荷包。

    秦萧宇

    “还是等会再研究吧,你好好看路?!?BR>
    包傻刚好被石头绊了一跤。便把荷包还给了秦萧宇。

    秦萧宇

    “扑哧——看我说什么?!?BR>
    内景  秦宅书房  日

    秦萧宇和包傻两人坐着。

    包傻

    “你娘手真巧耶,你看看这花绣的真好看?!?BR>
    秦萧宇

    “那当然了?!?BR>
    包傻

    “这荷包里面什么也没有,也不像有夹层的样子?!?BR>
    秦萧宇

    “我说的吧,没东西?!?BR>
    包傻

    “这荷包上还有一行小字?!保ǘ磷郑敖岱⑽蚱?,恩爱两不疑?!薄澳愕隳锖芏靼??!?BR>
    秦萧宇

    “嗯?!?BR>
    包傻

    “这大概又是你爹留给你的另一句话?!?BR>
    秦萧宇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包傻

    “你傻啊,你爹是叫你珍惜——”

    秦萧宇

    “珍惜什么?”(停顿)“哦,爱情!”

    秦萧宇突然有点脸红。

    秦萧宇(脸转向门口)

    “小玉这茶水怎么还没端上来呢?”

    (镜头切向门外)

    小玉面带着笑容,手上端着茶水。

    (镜头切回房内)

    “哼-哼-”秦萧宇清了清嗓子。

    包傻

    “这下线索又断了。我真好奇你爹给你留下的是什么东西。你爹还有什么特别珍惜的东西吗?”

    秦萧宇

    “他爱我娘、爱花、爱书,没了?!?BR>
    包傻

    “不,至少还有一样——爱你?!保掳停八钥赡芟咚髟谀闵砩??!?BR>
    秦萧宇

    “我?我身上有什么?”

    包傻

    “你自己找找?!?BR>
    秦萧宇在自己身上摸起来。

    包傻

    “哎哎哎,别恶心了,你自己关上房门自己摸好了,还要当着我的面摸,恶心不?”

    秦萧宇

    “真不是找呢吗。不对,在我身上,我肯定早就发现了。所以不在我身上,那线索又在我身上,是什么呢?”

    包傻

    “你一个人没给自己绕晕吧?”

    秦萧宇

    “怎么会?!你一定要耍我你才开心是吧?”

    包傻

    “是啊是啊。怎么着?”

    秦萧宇

    “不怎么着,您开心就好?!?BR>
    包傻

    “对了,你爹临终前有没有给你什么,或者跟你说了什么?”

    秦萧宇

    “就给了我那个图啊?!保酝6伲八档幕?,就是嘱咐我要好好的、把店铺打理好、不要玩心太大、要珍惜身边的朋友、待人真诚友善,差不多就这些吧?!?BR>
    包傻掰着手指、轻声跟在秦萧宇后面重复了一遍。

    内景  仆人卧房  夜

    松祺抱着个大箱子,进了屋,把箱子放在桌上,赶紧拴上了门。点上蜡烛。

    松祺砸开了锁,打开了箱子,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翻出来。有毛笔有布料有勺子,还有一些书信,乱七八糟的。

    松祺

    “垃圾,全是些没用的东西?!?BR>
    松祺找了块布,将箱子里面翻出来的东西都打包在里面,收进一个放置物品的旧箱子里,上面用衣服盖住。

    外面有人的说话声。松祺把轻声将门拴打开。

    包集推门进来。

    包集(看见桌上的箱子)

    “老大,哪来的箱子?干什么的?”

    松祺

    “我刚在路上捡到的?!?BR>
    包集

    “这么精致的箱子,谁会扔掉???”

    松祺

    “人家可能不缺这么个箱子?!?BR>
    包集

    “也有道理。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松祺

    “你把它卖掉,我们五五分,怎么样?”

    包集

    “这箱子里有东西吗?”

    松祺

    “我看了,啥都没有?!?BR>
    包集随手打开了箱子,确实空无一物。

    松祺

    “怎么样?”

    包集

    “妥了,包在我身上?!?BR>
    外景  秦宅院内  日

    松祺站在一棵树旁。小玉从一旁经过。

    松祺

    “小玉姑娘?!?BR>
    小玉回头,看见了松祺,转过身面对他。

    小玉

    “松祺啊,怎么了?”

    松祺(将右手抬起,张开手心——一支簪子)

    “小玉姑娘,送给你。昨天我在街上闲逛的时候看见了这支簪子,感觉很适合你,就买下来了?!?BR>
    小玉

    “这个,真的很好看,不过我不能收,很谢谢你,松祺,真的......”

    松祺将簪子直接放到小玉手中,转身就走开了。

    小玉

    “喂——”

    包集刚好看到这一幕,走到小玉身边。

    包集

    “小玉姑娘,你就收下吧,老大的一点心意嘛?!?BR>
    小玉

    “不合适吧?”

    包集

    “合适合适,老大这也是第一次送姑娘礼物,你就给个面子收下吧?!?BR>
    小玉

    “可是,还是不太合适吧?!?BR>
    包集

    “小玉姑娘,你还不明白老大的心意吗?”

    小玉

    “我——”

    包集

    “老大这个人挺好的,我们跟他相处久了,多少对他还是了解的,小玉姑娘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BR>
    小玉的耳朵越来越红。

    包集

    “小玉姑娘,那我先不打扰你了,我去做事了?!?BR>
    包集离开。

    小玉一个人还站在原地,端详着手中的簪子,口中念念有词,“真的对我有意 ?应该是,不然突然送我簪子干什么?而且包集不也说了吗?所以是真的??墒撬约菏裁匆裁凰蛋??!?BR>
    秦萧宇门外进来。

    秦萧宇

    “小玉,你一个人在着嘀咕什么呢?”

    小玉被吓到。立马把簪子收起来。

    小玉

    “少爷,没什么?!?BR>
    秦萧宇

    “那几个人没给你捣乱吧?”

    小玉

    “没有,都挺好的?!?BR>
    秦萧宇

    “那就好。别在院子里站着了,快进屋吧,天要凉了,别冻着了?!?BR>
    小玉

    “知道了,少爷?!?BR>
    内景  秦萧宇卧室  夜

    秦萧宇在房间内四处翻找,甚至把所有衣服都翻了一遍。屋子里一团乱。

    秦萧宇

    “我这个爹也真有意思,有什么不能只说吗?非要我一顿好找?哎——”(坐下)“算了,睡觉?!?BR>
    (天渐明亮)

    内景  秦萧宇卧室  日

    秦萧宇躺在床上,半张脸被被子盖住。

    “咚咚?!保ㄇ妹派?BR>
    秦萧宇翻了个身。

    “咚咚?!保ㄇ妹派?,声音渐大)

    小玉(画外音)

    “少爷,包姑娘来了?!?BR>
    包傻(画外音)

    “都几点了,还不起床?!”(伴有敲门声)

    秦萧宇一个激灵,从床上起来,披了件衣服,揉了揉眼睛,捋了捋头发,瞟了一眼镜子,才开了门。

    包傻

    “我的天,你这屋子是进贼了吗?你是和贼斗争了一晚上,所以白天起不来吗?”

    秦萧宇

    “我这不是找东西来着?”

    包傻

    “我的天,我真的佩服你了?!?BR>
    秦萧宇

    “你又是取笑我了吧?”

    包傻

    “知道就好?!?BR>
    秦萧宇

    “你先去书房坐一会,我收拾一下就来找你?!保ㄗ蛐∮瘢靶∮?,你带她去书房,陪她一会,我一会就过去;哦,对了,叫几个人来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BR>
    包傻翻了一个白眼,和小玉一起出去了。

    秦萧宇关上房门,换衣服。

    秦萧宇

    “我怎么睡的这么死呢?这么狼狈的样子都给她看到了,还冲我翻白眼了,哎——我怎么就睡过头了呢?”

    “咚咚?!保ㄇ妹派?BR>
    雨朵(画外音)

    “少爷,需要帮忙吗?”

    秦萧宇

    “快进来,帮我梳头?!?BR>
    内景  书房  日

    书房的门开着,包傻和小玉坐在桌旁说说笑笑。见秦萧宇进屋,小玉赶紧站起,包傻又翻了个白眼,拉着小玉坐下。

    小玉

    “少爷?!?BR>
    秦萧宇

    “坐吧?!?BR>
    小玉

    “我先出去了?!?BR>
    包傻

    “我们不是聊的挺开心的嘛,别走啊。我不想跟这个邋邋遢遢的人在一个屋里待着?!?BR>
    小玉

    “包姑娘,你误会了,少爷向来都很整洁的,今天是个意外?!?BR>
    包傻

    “是么,怎么就这么巧被我撞到了?”

    小玉

    “我说的是真的?!?BR>
    包傻(看着小玉的眼睛)

    “真的?”

    小玉点点头。

    包傻

    “好吧。我相信你不会骗我?!?BR>
    小玉

    “那我先出去了?!保ǹ戳丝窗?,又看了看秦萧宇)

    秦萧宇微微点头。

    小玉出去,从外面关上了门。

    包傻

    “干嘛不说话?”

    秦萧宇

    “你这不是生气了吗,我哪敢随便说话呀,别招你更生气了?!?BR>
    包傻

    “我生气了吗?我哪里生气了?”

    秦萧宇

    “没有生气没有生气?!?BR>
    包傻不言语。

    秦萧宇

    “今天确实是让你见笑了,我昨天晚上找了一晚上,睡的太晚,也没来得及整理,确实是显得邋遢了点?!?BR>
    包傻撇了撇嘴。

    秦萧宇

    “我这确实也是头一回这样。我保证我以后不会再这么邋遢了?!?BR>
    包傻

    “切,我们什么关系啊,你跟我保证什么。你邋不邋遢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萧宇

    “我是真的很爱整洁的?!?BR>
    包傻

    “行了行了,聊正事吧。我昨晚回去想了一下,我想再看一眼你爹留给你的那张字条?!?BR>
    秦萧宇(从怀里掏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纸)

    “给?!?BR>
    包傻(接过)

    “随身携带???”

    秦萧宇

    “我觉得这会是最重要的线索,所以都随身带着?!?BR>
    包傻(看着纸条)

    “你说你爹为什么要把好好的‘弋’写成‘戈’呢?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秦萧宇

    “我爹没有说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写?!?BR>
    包傻

    “他是一直这样签名的吗?”

    秦萧宇(点头)

    “我看过他写的名字都是这样的?!?BR>
    包傻

    “我觉得你爹是很严谨的人,他肯定不是随便写写,他这样写肯定有他的原因?!?BR>
    秦萧宇点头。

    包傻

    “他是从小就这样写名字吗?你有没有你爹以前的书信什么的?”

    秦萧宇

    “书信应该有,我爹的书信都在这书房里?!?BR>
    包傻

    “你找找看?!?BR>
    秦萧宇

    “一起呗。这么多东西呢?!?BR>
    包傻

    “不合适。我怎么能随便翻你爹的东西呢?”

    秦萧宇

    “没事的。我爹堂堂正正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BR>
    包傻

    “还是算了。你自己找吧。我坐在旁边看看书?!?BR>
    秦萧宇

    “行?!保ㄍ6伲疤愕??!?BR>
    包傻

    “你怎么这两天有点怪怪的?”

    秦萧宇

    “有吗?”

    包傻低头看书,偶尔抬头看看秦萧宇;秦萧宇翻看着书信,偶尔也看看包傻。

    秦萧宇

    “我找到了,这封签的是秦弋,你过来看看?!?BR>
    包傻(起身,走到秦萧宇旁边)

    “确实,没有那一撇?;褂新??”

    秦萧宇

    “我再找找?!?BR>
    秦萧宇又从书卷堆里拿出几封,一一翻开看了。

    秦萧宇

    “你看,这之前的都是‘秦弋’?!?BR>
    包傻

    “确实?!保ㄓ帜闷鹱羁寄欠猓罢夥庑爬镄吹氖裁??”

    秦萧宇

    “我再看看?!保ǹ级磷郑?BR>
    秦萧宇

    “没什么重要的。就说了店铺里发生的一件事?!?BR>
    包傻

    “那之后那一天是不是就改写‘秦戈’了?”

    秦萧宇(点头)

    “对?!?BR>
    包傻

    “那一天发生了什么?”

    秦萧宇(翻到后一天的记录)

    “我看看?!?BR>
    秦萧宇

    “我出生了。这天的日期是我生辰?!?BR>
    包傻

    “我可能明白你爹的意思了?!?BR>
    秦萧宇

    “多了一个我?!?BR>
    包傻

    “对。多了一个牵绊。你看这一撇不就像是被拉住了腿嘴一样吗?”

    秦萧宇

    “所以我是拖后腿了吗?”

    包傻(拍了一下秦萧宇的头)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爹这是爱你啊,为了你连名字都改写了。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最大的宝藏就是你。你看看你爹留下的所有线索,都是跟你有关,都是对你的关心、寄托、期盼。你爹就希望你好好的?!?BR>
    秦萧宇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哭了?!?BR>
    包傻

    “行,我不说了。你自己明白就行?!?BR>
    (镜头切向门外,老大紧贴着门。他生气地抡了一下拳头,没想到打在了门上?!斑恕钡囊簧?。)

    (镜头切回书房内)

    包傻

    “谁?”

    (没有动静)

    秦萧宇走到门前,推开门,一个人也没有。又把门关上了。

    包傻

    “跑得真快?!?BR>
    秦萧宇

    “谁?”

    包傻

    “有心之人呗。对了,你之前提到过的你的那个宝箱呢?”

    秦萧宇

    “什么宝箱?”

    包傻

    “装着你回忆的那个?!?BR>
    秦萧宇

    “箱子不见了?!?BR>
    包傻

    “怎么又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

    秦萧宇

    “不知道什么时候丢的,我昨晚就没看见了?!?BR>
    包傻

    “估计是被那个有心之人偷走了吧?!?BR>
    秦萧宇

    “有什么重要的吗?”

    包傻

    “说不定有重要的东西?!?BR>
    秦萧宇

    “我没记得我放过什么贵重的东西在里面?!?BR>
    包傻

    “有可能最后的宝藏藏在你那箱子里呢?!?BR>
    秦萧宇

    “什么意思?还有宝藏?你不是说宝藏是我吗?”

    包傻

    “我确实是你爹的宝藏,但说不定你爹还给你留了别的宝贝呢。而且我刚刚也是故意那么说,我一直怀疑有人跟踪我们、一直偷听我们说话。所以也是想让他放松警惕?!?BR>
    秦萧宇

    “我怎么没发现?”

    包傻

    “因为你傻呗?!?BR>
    秦萧宇

    “那现在怎么办?”

    包傻

    “等——”

    内景  酒楼  夜

    松祺、严玉、包集、许向东四人围坐在桌旁,桌上摆满酒菜。

    包集

    “你走了这么久,也不给兄弟们带个信?怎么样???你现在做什么了?”

    严玉

    “回家了,给老头子打下手,准备接管他的米铺了?!?BR>
    包集

    “原来你家这么有钱呢,那以前还跟我们混在一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BR>
    严玉

    “在家里多没意思啊,还是跟你们在一起有意思?!?BR>
    松祺

    “兄弟对不住你?!?BR>
    严玉

    “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吧?!?BR>
    许向东

    “来,走一个?!?BR>
    四人举碗,各自干了自己碗里的酒。

    严玉

    “以后有什么需要,就来严记米铺找我?!?BR>
    松祺

    “来来来,喝——”

    内景  仆人卧房  夜

    包集右手攥着一个荷包,左手翻着房间的箱柜。他看见一个包袱,抓了一下。

    包集

    “怎么还硬梆梆的,啥东西???老大是不是藏什么好东西了?”

    包集将手里的荷包抓紧自己兜里,两手打开了包袱。

    松祺进屋。

    包集

    “老大,你怎么拿着秦少爷的东西?”

    松祺

    “那是我捡的?!?BR>
    包集

    “你捡的怎么不还回去?还有,你怎么老能捡到东西?不会上次那只箱子也是秦少爷的吧?”

    松祺不说话,眼睛看着别处。

    包集

    “老大,秦少爷对我们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这样?”(停顿,看着松祺)“你不会还在想着宝藏的事吧?你不会就是为了宝藏才留在这里的吧?我就说,你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下人!”

    松祺

    “你甘心吗?”

    包集

    “我知道你习惯了使唤别人,哪里受得了别人使唤你啊??墒悄阋淳捅鹱霭?!”

    松祺

    “我想过了,这是最后一次。不管结果有没有宝藏,我就做这最后一次?!?BR>
    包集

    “为什么不现在就不做了呢?这里的生活不是挺好的吗?”

    松祺

    “你不懂。我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为这个东西也付出了很久,不想现在放弃了?!?BR>
    包集

    “你想想小玉姑娘吧,她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松祺不言语。

    包集

    “老大,给你三天时间吧,三天后,我就去揭发你?!?BR>
    松祺

    “包集!”

    包集

    “怎么,想杀了我???”

    许向东推门进屋。

    许向东

    “咋了,怎么还要杀人了?”

    松祺

    “没事!”

    包集

    “老大可能疯了?!?BR>
    许向东

    “包子,你有点过分了啊?!?BR>
    包集

    “谁过分自己心里有数?!?BR>
    松祺摔门而出。

    许向东

    “这是什么个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包集(和衣躺到床上)

    “没事!”

    许向东

    “算了,懒得跟你说?!?BR>
    外景  山上  日

    秦萧宇和包傻两个人分别坐在一个石块上。

    包傻

    “怎么,箱子还没回来???”

    秦萧宇

    “箱子还能长腿???”

    包傻

    “那之前的东西不都找回来了?”

    秦萧宇

    “那不是意外么?!?BR>
    包傻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BR>
    秦萧宇

    “你还觉得松祺有问题呢?”

    包傻(点头)

    “你说他那么一个骄傲的人,怎么甘心给你当个跟班呢?”

    秦萧宇

    “说不定人家也是无奈之举?!?BR>
    包傻

    “那他可以去别的人家做事,为什么给你做事?”

    秦萧宇

    “也有道理啊。那你觉得他们几个都有问题吗?”

    包傻

    “不。其他的人也是做惯了跟班,所以也不过是换了个主子而已。而且这个主子能给他们管吃管住,何乐而不为呢?”

    秦萧宇

    “你说你这个小脑袋瓜子整天都在琢磨些啥呢?”

    包傻

    “我不琢磨,我只不过是见多了人。不像你,娇生惯养的,哪知道外面都是些什么人啊?!?BR>
    秦萧宇

    “那还要感谢你教我看人啊。我倒是没觉得松祺有什么问题。要不咱俩打个赌,谁输了就满足对方一个要求,怎么样?”

    包傻

    “行。输了可别反悔啊?!?BR>
    秦萧宇

    “赢得了,也输得起?!?BR>
    (天色渐变)

    秦萧宇

    “咱们回去吧,好像要下雨了?!?BR>
    内景  酒馆  夜

    秦萧宇与林清坐在四方的桌子两边。

    林清

    “兄弟,最近在忙什么啊,难得才约到你出来喝酒?!?BR>
    秦萧宇

    “我还不是瞎混混?!?BR>
    林清

    “上次那帮人没再为难你吧?”

    秦萧宇

    “就这个,我还得感谢你救我出来呢。来,喝一个?!?BR>
    (两人举杯同饮)

    林清

    “对了,上次匆忙,都没问你那个姑娘是谁???”

    秦萧宇

    “哎呀,当时是被我害得。那时候我们都还不认识呢?!?BR>
    林清

    “什么情况???”

    秦萧宇

    “说来话长了?!?BR>
    林清

    “喝一个,慢慢说,今晚不醉不归?!?BR>
    秦萧宇

    “必须的!”

    (两人聊着、喝着)

    林清

    “你说是啊,怎么还真有这样的名字。那现在你跟这姑娘怎么样了?”

    秦萧宇

    “不好说。摸不透?!?BR>
    林清

    “哈哈,女人都这样。不是说,女人心海底针嘛?!?BR>
    秦萧宇

    “那你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情况?”

    林清

    “我还就那样呗?!?BR>
    (两人碰杯)

    “哈哈——”

    内景  秦宅院子  日

    松祺和包集在院子里拉拉扯扯。

    秦萧宇经过院子。

    秦萧宇

    “你们两个在干嘛呢?”

    松祺

    ”没事?!?BR>
    包集

    “少爷,我有事要说?!?BR>
    松祺瞪了包集一眼。

    秦萧宇

    “说吧?!?BR>
    包集(回瞪了松祺,一把将包裹拉过来)

    “少爷,这个——”

    松祺

    “包集,你——”

    包集

    “少爷,我们可以进屋说吗?这人老打断我说话?!?BR>
    秦萧宇

    “行,那去书房吧?!?BR>
    秦萧宇在前面走,包集跟在后面,紧紧攥住手中的包袱。松祺瞪着包集,站在原地。

    内景  书房  日

    包集进了书房,随手把门关上了。

    包集

    “少爷,这些东西您看一下?!保ㄋ底?,将包袱放在桌上,解开。)

    秦萧宇

    “这些东西,你从哪里来的?我都找了好久了?!?BR>
    包集

    “我昨天晚上在院子外面捡到的。这里面有您的名字,是您的东西吧?”

    秦萧宇

    “对,是我的,我找了好久了。你捡到的?!”(有点怀疑)

    包集

    “我昨晚睡不着,就在外面逛逛,谁知就看见这么一个包袱放在地上,我就捡起来,一看,有您的名字,就觉得可能是您的东西。担心是您不小心丢了的,就把它收起来了。今天才拿过来?!?BR>
    秦萧宇

    “那你和松祺刚刚在争什么?”

    包集

    “我昨晚不小心把这里面的一个瓷器打碎了,就是这个,老大怕你责罚我,本来想替我承担。不过呢,我觉得一人做事一人当。少爷,我真的不是故意打碎的。我知道,这些东西很贵重,我也赔不起,所以如果您想让我离开我也接受?!?BR>
    秦萧宇

    “这样啊,没事,这个瓷器不重要,以后你好好做事就行了。再说,有你包姐姐在,我哪敢为了这么点小事就让你走啊?!?BR>
    包集

    “真的吗,我不用走吗?”

    秦萧宇

    “不用,我不但不开除你,还要奖励你,帮我找到了很重要的东西。谢谢你,包集?!?BR>
    秦萧宇从自己荷包里掏了几块碎银,放到了包集手中。

    包集

    “少爷,这我不能接受。您已经对我够好了?!?BR>
    秦萧宇

    “拿着吧。以后娶媳妇还要用呢?!保ㄇ叵粲钔瓶棵牛?BR>
    包集

    “谢谢秦少爷?!?BR>
    外景  院子  日

    松祺还站在原地。

    秦萧宇(面带笑容)

    “松祺,我果然没看错人?!保ㄋ低?,就拿着包袱出去了。)

    松祺一脸茫然。包集也从屋里出来了。

    松祺

    “怎么回事?”

    包集

    “老大,安心做个跟班吧,别折腾了?!?BR>
    松祺

    “能说明白点吗?”

    包集

    “这个事情到此结束了。我没揭发你?!?BR>
    松祺

    “包集,谢谢你?!?BR>
    包集

    “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以后别这样了?!保ㄋ低?,包集离开了院子)

    松祺看着包集的背影。

    小玉捧着一堆东西经过院子。

    小玉

    “松祺,你傻站着干嘛呢?”

    松祺赶紧上前。

    松祺

    “我来吧?!保霉∮袷掷锏亩鳎?BR>
    小玉

    “谢谢啊?!?BR>
    松祺

    “没事?!?BR>
    小玉

    “谢谢你的簪子?!?BR>
    松祺

    “你喜欢吗?”

    小玉

    “挺好看的。雨朵说很适合我?!?BR>
    松祺

    “那就好?!?BR>
    小玉

    “谢谢你?!保ㄉ艏跞酰?BR>
    松祺

    “没事?!?BR>
    内景  包傻家中  日

    包傻在打扫。

    (敲门声)“是我?!保ɑ庖簦?BR>
    包傻开了门。

    包傻

    “你怎么来了?”

    秦萧宇(将包袱托到包傻面前)

    “看,东西真的找回来了?!?BR>
    包傻

    “看我怎么说的吧?!?BR>
    秦萧宇

    “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这事可跟松祺没关系?!?BR>
    包傻

    “是吗?又是谁捡到了?”

    秦萧宇

    “你弟弟?!?BR>
    包傻

    “我弟弟?!”

    秦萧宇

    “你这弟弟认得一点都不真诚嘛,这么快就忘了?!?BR>
    包傻

    “我只是奇怪,不是忘记了好吗?!?BR>
    秦萧宇

    “好好好。先看看东西吧?!保ńし旁谧郎?,铺开)

    包傻

    “这些木块都是什么???”

    秦萧宇

    “小时候刻的印章?!?BR>
    包傻(用指尖触了触木块)

    “你看,”(包傻将指尖伸到秦萧宇面前)“这一看就是新沾上的印泥?!?BR>
    秦萧宇

    “这么说,还真是有人别有用心?”

    包傻

    “你一直不相信我说的,我能怎么办?这些印章都是谁的?”

    秦萧宇

    “来,这边有印泥?!?BR>
    包傻一个一个试过去,口中念念有词。

    “秦弋,秦氏,秦萧宇,是还不忘给自己刻一个?!?BR>
    秦萧宇

    “小时候纯粹是为了好玩?!?BR>
    包傻

    “不过你这字刻的还真不错?!?BR>
    秦萧宇

    “没办法,我爹从小就敦促我好好练字?!?BR>
    包傻

    “怪不得?!保ò到究榉畔?,拿起一块手帕)“你这是收藏了多少布料、手帕???”

    秦萧宇

    “我家里就这些东西多?!保闷鹨豢槭峙粒澳憧凑飧?,这都是我娘亲手绣的?!?BR>
    包傻

    “这么多都是她自己绣的吗?”

    秦萧宇点头。

    包傻

    “你家里做什么的?”

    秦萧宇

    “卖布的?!?BR>
    包傻

    “还是第一次听你说。那谁在管理呢?”

    秦萧宇

    “我啊?!?BR>
    包傻

    “你?!你干什么了?你天天都在找这找那,有空管吗?”

    秦萧宇

    “那店铺里有人在的,管事的都是我爹以前的老搭档,有他们在不就行了?”

    包傻

    “你还真是单纯???”

    秦萧宇

    “说起这事,那我们就说说我们上次打的赌吧?!?BR>
    包傻

    “说?!?BR>
    秦萧宇

    “这次这事可跟松祺一点关系也没有。你看这堆东西是你弟捡回来的吧?!?BR>
    包傻

    “嗯,然后呢?”

    秦萧宇

    “你弟本来不小心打碎了这里的一个瓷器,松祺还担心我会责怪你弟,还想帮你弟担责任呢?!?BR>
    包傻

    “是么?”(包傻很是怀疑)

    秦萧宇

    “这次是你输了吧?”

    包傻

    “行,愿赌服输。想要我做什么?”

    秦萧宇

    “还没想好。这个要求可以攒到以后在用吗?”

    包傻

    “行。别过分就行?!?BR>
    秦萧宇

    “不过分不过分?!?BR>
    包傻

    “你有多久没去店铺了?”

    秦萧宇

    “我爹去世后只去过一次。大概是三四个月之前了吧?!?BR>
    包傻(被吓到)

    “我觉得你要不最近抽个空去店里瞧瞧?”

    秦萧宇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好,我听你的。我明天就去?!?BR>
    外景  布铺外  日

    秦萧宇站在对街,看着自家的店铺。几个伙计在店里打打闹闹,有客人上门也没人主动招呼。秦萧宇皱了下眉头,往店里走去。

    内景  布铺  日

    秦萧宇进店。有个伙计看到了,拉了拉旁边的人,自己赶紧迎上来。其他的人开始茶桌子、整理布料。

    伙计甲

    “少爷,您今天怎么有空来店里?”

    秦萧宇四处看了看。

    伙计甲

    “少爷,您请坐?!保ㄑ凵袷疽饬伺员叩娜耍?BR>
    那人(伙计乙)便退到后面的屋里去了。

    秦萧宇

    “老余呢?”

    伙计甲

    “掌柜的去买茶叶了?!?BR>
    秦萧宇

    “这么久,茶还没端上来?”(秦萧宇提高了声音)

    伙计甲

    “少爷,这不刚开铺,事情多,还没顾得上呢?!?BR>
    秦萧宇

    “我看你们不是闹得挺开心的嘛,没见你们忙啊?!?BR>
    伙计甲

    “少爷,刚刚是个意外。我们这就去沏茶?!?BR>
    伙计乙端着茶来了。

    伙计甲

    “这不,少爷,茶来了?!?BR>
    秦萧宇

    “算了。没心情喝茶。你们平时注意点,别在店里打闹,还有,来客人的时候要热情一点?!?BR>
    伙计甲

    “少爷,我们知道的?!?BR>
    秦萧宇

    “你们忙吧,我先走了?!?BR>
    伙计甲

    “少爷,您慢走?!?BR>
    秦萧宇离开了布铺。

    几个伙计又聚到一起。

    伙计乙

    “怪了,少爷怎么还想着来这里看看?”

    伙计丙

    “就是,还好你聪明,一下子就把他给打发了?!?BR>
    伙计甲

    “别聊了,赶紧做事吧?!?BR>
    伙计乙

    “这掌柜的干嘛去了,整天没个影儿?!?BR>
    伙计丙

    “给姑娘献殷情去了?!保ㄌ袅讼旅济?BR>
    伙计甲、乙、丙

    “哈哈?!?BR>
    外景  小树林  日

    秦萧宇盘坐在树底下,包傻正往他走来。

    包傻

    “怎么了?今天怎么垂头丧气的?”

    秦萧宇

    “我开心怀疑自己了?!?BR>
    包傻

    “怎么了?受什么打击了?”

    秦萧宇

    “你说,人都不那么真实吗?”

    包傻(坐到秦旁边)

    “什么?什么意思?”

    秦萧宇

    “我今天去店里了?!?BR>
    包傻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秦萧宇

    “我以前跟我爹去店里的时候,他们做事都特别认真??墒俏医裉旃ヒ豢?,竟然在店里闲聊打闹?!?BR>
    包傻

    “所以才需要管理啊?!?BR>
    秦萧宇

    “为什么他们不能像我爹在的时候那样呢?”

    包傻

    “秦萧宇,你的毛病就是你太天真了。不是每个人都能从一而终的。每个人都有好多种样子,有时是认真的,有时候又是懒散的。人都是有惰性的,而且大家知道你好糊弄,所以才不当回事?!?BR>
    秦萧宇

    “那我应该怎么做?”

    包傻

    “没事多去店里转转。想想你爹过去是怎么管理的?!?BR>
    秦萧宇

    “你可不可以帮我?”

    包傻

    “能帮我一定帮。只是我也不懂管理,我怕也帮不了你什么。这方面还是需要你自己多摸索?!?BR>
    秦萧宇

    “我回去想想。后天你陪我一起去店里?!?BR>
    包傻

    “行?!?BR>
    内景  布铺  日

    几个伙计坐在店里,翘着二郎腿,说说笑笑。秦萧宇进门就看见地上一堆布头。

    伙计甲一眼就看见秦萧宇进来,赶紧提醒身边的人,自己赶忙走到秦萧宇面前。

    秦萧宇

    “你们就是这么糊弄我的吗?老余呢?怎么天天不见人影!还有你们这地不知道扫一扫吗?”

    伙计甲

    “少爷,我们还没来得及呢?!?BR>
    秦萧宇

    “我看你们是整天只知道聊天吧。没来得及,前天没来得及说是因为刚开铺,今天呢?现在可都快中午了?!?BR>
    伙计甲

    “我们早上打扫过了,只是后来又有人来看布、买布,又弄脏了,我们才没来得及打扫?!?BR>
    秦萧宇

    “我倒想知道你们有多少个借口?!?BR>
    伙计甲

    “少爷,您得相信我们,我们都是很尽责的?!?BR>
    秦萧宇

    “怕是你们只会说这些好听的吧。我问过一遍了,老余呢?”

    伙计甲

    “掌柜的有点事情出去了。马上就能回来?!?BR>
    秦萧宇

    “好,那我在这里等着?!?BR>
    伙计乙端着茶来了,摆在桌上。

    秦萧宇端起茶喝了一口,全吐了。

    秦萧宇

    “这是什么茶?怎么是这个味道了?”

    伙计甲

    “没错啊,这是掌柜的买的呀?!?BR>
    秦萧宇

    “我爹以前买的茶可不是这个味道?!?BR>
    伙计甲

    “可能茶叶出问题了?”

    老余搂着一个姑娘往店里走来??醇饲叵粲?,赶紧打发姑娘走了。

    老余

    “少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秦萧宇

    “怕是我再不来,你们要把店给拆了?!?BR>
    老余

    “少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可是一直很尽心尽力的打理着店铺?!?BR>
    包傻走到门外,没有进去,就在门口听着。秦萧宇并没有看到她。

    秦萧宇

    “够了,别还想着糊弄我。你说,这茶是怎么回事?”

    老余

    “不是好好的吗?”

    秦萧宇

    “算了,我懒得跟你说。老余,你把剩下的茶叶都包起来,拿过来?!崩嫌嗵啪腿チ?。

    秦萧宇

    “账房,拿二两银子过来?!?BR>
    老余捧着几包茶叶出来。

    秦萧宇

    “这里有二两银子,还有你手上这些茶叶,你都拿走,以后就不用来了?!?BR>
    老余

    “少爷,我错了,您原谅我,我以后肯定——”

    秦萧宇

    “谢谢了,不用了。你可以走了?!?BR>
    老余

    “少爷,您行行好,看在老爷的面上,您再给我个机会?!?BR>
    秦萧宇

    “人在做天在看,你自己做事你自己心里有数。好了,别说了,快收拾东西走吧?!?BR>
    其他几个伙计有点担心了。

    秦萧宇

    “小七,你知道我爹以前在哪里买茶叶的吧?!?BR>
    小七

    “知道的,少爷?!?BR>
    秦萧宇

    “那行,你现在去买点茶叶回来。其他的人先把店里弄弄整齐、搞搞干净?!?BR>
    小七一人拿着银两出了店,其他的伙计全部忙活起来。

    包傻走进店里。秦萧宇才看见了她。

    包傻

    “干得漂亮哦?!?BR>
    秦萧宇

    “谢谢,别夸我,我可禁不起你夸?!?BR>
    包傻

    “德性?!?BR>
    秦萧宇

    “你陪我一起查账?!?BR>
    包傻

    “不合适吧。我一个外人,看这么重要的东西?”

    秦萧宇

    “对我来说,你早就不是一个外人了?!保ǖ妥磐罚?BR>
    包傻脸有点红,也低着头。

    这时账房拿着一叠簿子过来。

    账房(将其中一部分放在桌上)

    “少爷,这是老爷走之后的账簿?!保ㄓ职咽稚鲜O碌牟咀臃旁谂员撸罢庑┦侵暗恼瞬??;褂?,少爷,这是老爷留给您的信?!?BR>
    秦萧宇(接过信)

    “怎么之前不给我?”

    账房

    “老爷嘱咐过,等您要求查看账簿的时候再给您?!?BR>
    秦萧宇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BR>
    账房退下。

    包傻(托着下巴看着秦萧宇)

    “我觉得你爹已经看到他希望看到的东西了?!?BR>
    秦萧宇

    “我想我也明白我爹的意思了?!?BR>
    包傻微微点了点头。

    “傻?!鼻叵粲罱艚舯ё“??!拔蚁胛抑懒?,我知道我爹留给我的宝藏是什么了。谢谢你?!?BR>
    包傻有点不知所措,手悬在半空。

    “你就是我爹留给我最大的宝藏。包傻,你愿意嫁给我吗?”

    包傻

    “你怎么不读你爹留给你的信?”

    秦萧宇

    “别岔开话题。嫁不嫁?”

    包傻

    “嫁吧?!?BR>
    秦萧宇

    “看着你好像很委屈的样子。行,那我也就委屈一下娶了你吧?!?BR>
    包傻举起拳头打了一下秦萧宇。秦萧宇却把包傻抱得更紧了。

    (画外音)

    “萧宇,你终于成熟了。现在我可以放心地把这间店铺交给你了。现在,不知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是谁。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珍惜你们之间的情意。彼此尊重。懂得感恩,懂得爱人?!?BR>
    (黑幕)

    “你知道为什么我爹娘给我取名叫‘包傻’吗?”(包傻,声音)

    “为什么?”(秦萧宇,声音)

    “他们觉得傻人会有傻福。他们就希望我能幸福,其他什么都不重要。秦萧宇,我现在感觉我真的好幸福!”(包傻,声音)

    “傻瓜?!保ㄇ叵粲?,声音)

    (淡出)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www.m31yf.cn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影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Screenplay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 Co. Ltd.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www.m31yf.cn)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907| 142| 841| 910| 512| 304| 685| 242| 335| 573| {$UserData} {$CompanyData}